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特工傻妃不争宠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水云行 来源:言情小说吧

天光流动着浅淡而透明的蓝,一路慢慢涂抹上小楼。

苏泠晨起坐于妆台,有一下没一下地梳弄青丝,脑袋仍迷糊未醒。

一瓣花从发间飘落在前襟,让她执梳的手顿了顿。她拈起那瓣花,置于掌心,细致研究。那鲜红的颜色映得白玉般的手更显无瑕。那色彩似乎要沿着她掌心的纹路溯至心脏。香气淡而冽,勾起记忆中最隐秘之处。

她的心陡然一颤,梳子跌落台面。那是什么?为何记不起来了?有些懊恼地揉了揉鬓角,又发现耳垂少了那粒自己颇为钟爱的蓝瓷耳坠。

镜花水月……有什么人在耳边低语,如起青萍之末,似弋彩云之巅,她努力想听清,头却愈发晕了,心也在抽痛。

未必一梦……呼吸一窒,而后脑中一片空茫余灺,寒凉侵骨。

敲门声笃笃响起。“丫头,起了没?”巽云在门外发问。

“……师父稍等片刻,弟子马上就好。”苏泠回魂,应声道。

“不急不急,女子妆容,事关重大。”巽云打趣。

苏泠懒得与这老顽童做口舌之争,索性不语,专心梳洗去也。

梳洗完毕,苏泠随巽云下楼去客栈大堂用餐。

远远听见纷争。“瞧你打扮得有模有样,怎么还是个吃白食的?”掌柜的斜睨着一个华衣公子,冷嘲热讽道。

这话听得刺耳,苏泠皱了皱眉,不由加快步子。

“我才不是那等人!”年轻公子涨红了脸,还在努力分辩,“方才在路上让一个小孩给撞了,钱袋许是当时……”

这声音,好生耳熟。苏泠惊疑不定地看过去,那身形,那眉眼……赫然是自己相识八载的好友兼国子监同窗——筱芸。她怎么会女扮男装出现在此?还被人指责吃白食?筱芸有难,苏泠焉能坐视。正待出言,巽云拉住苏泠,神秘一笑:“不急……”

筱芸无可奈何,只好忍痛拿出一枚贴身收藏的玉佩。那是去年苏泠赠她的生辰贺礼。

掌柜是何等眼力,这玉佩的价值可远远超出这顿饭,面色缓和了下来。

苏泠不乐意了,这人想占便宜,可没那么容易。没等她开口,便听得一个不高不低的声音:“请把这位公子的饭钱一并算在我账上。”

众位旁观之人群中忽然有一人站出。那人看上去不过方及弱冠,眉清目秀,那一立却坚定毅然。

筱芸抬头看那人,只觉是秋日的阳光静静盘旋,干净明澈,令人心静。他笑容略带腼腆,然而眼神坚定不移。

“我看公子神色,此玉定有非凡之意。若为一饭而舍,未免可惜。自作主张,还请见谅。”

筱芸的脸云霞未退。“多谢公子相助。还望公子告知姓名,来日好报答公子之恩。”

“区区小事,何足挂怀。”那公子微笑,置钱于桌,径自而去,一派磊落自在之气。

他与苏泠擦肩而过。苏泠暗道,难怪不需我出面……

“美娇娘不幸落难,佳公子仗义相助。好一出英雄救美啊……”巽云抚掌而笑。

苏泠无视了无良看戏的某师父,唤道:“筱芸。”

筱芸目送着那缕孟秋清阳一分分远去,方寸菡萏起翻覆,去时清风犹来时。一声呼唤悠悠惊醒了她,她转首,乍惊乍喜:“小泠……”

苏泠噙着促狭的笑意,问:“你……缘何来此啊?”

听出弦外之音,筱芸脸更红了,不甘示弱地反击:“某人不辞而别,我可是奉命前来请她回去的……”

苏泠一惊,下意识往巽云身边靠。

筱芸偷笑,说:“你父……亲不放心,便让我父亲遣我来书院陪伴你。”

父皇……果然还是尊重她的意愿的。苏泠心中暖意融融。“咦,你刚才说……书院?”

“是的。凌云书院。”筱芸点头。

这书院苏泠也略有耳闻,只是,苏泠奇怪,不是随师父修道么,那应该是道观才对。

巽云呵呵一笑:“修道是本书院主要课业之一。本书院可不仅限于此。”

“那师父您是……?”

“老朽不才,正是祭酒。”巽云捻须道来,“本书院虽某些地方不比国子监名盛,但自有独到之处。凡国之栋梁,十之六七皆与本书院有渊源。”

瞧小弟子那半信半疑的眼神,巽云深感挫败,连连叹气,遇徒不淑。

苏泠本想与筱芸结伴同行,也不知巽云说了什么,筱芸执意先行,又留下这师徒二人行。

苏泠总觉得巽云笑得十分古怪,绝对没好事。

子夜时分的街道本空无一人,苏泠却得跟着巽云夜行。也不知他老人家是个什么怪癖,白日贪玩,夜里赶路,还煞有介事道此乃玄机。

一道青色的闪电忽然划破黑幕,冷锐的兵刃交接之声在半空爆开。

浓重的夜幕下,十来个黑衣魅影闪烁不定,结出了阵法,将一个深蓝的身影困在其中。领头人冷笑:“禤氏余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是么……”被诬为余孽的禤氏后人振眉朗笑,长剑一挽,割破重重浊世,“司马老贼一日不除,我怎么舍得先死?”

“魑魅横行,师父不拔刀相助?”苏泠不会武,只得转向巽云。

巽云气定神闲道:“你怎知谁好谁坏?”

苏泠眨眼,分析:“藏头露尾,非奸即恶。以多欺少,更为人不齿。”

巽云失笑,只觉得她略有天真,幸而能明辨是非。“他好歹也算忠良之后,又与我书院有缘,还是帮一把算了。丫头,找个地方躲好,以免误伤。”

苏泠犹有怀疑,还是依言而行,迅速躲在一旁观战。

巽云突兀现身阵中,呵呵一笑:“午夜行凶,可着实不是好选择,大家散了回家睡吧。”

“哼!”黑衣人置若罔闻,围攻上去,变幻了阵型。

“唉……非要逼老头子动手么,不尊老啊……”巽云啧啧摇头,法袖一挥,空间静止了一刹,而后碎裂开来。

夜风勾起纱幔,撩动烛火。水晶灯盏微晃,光彩尽数被城堡大厅里对坐的两名男子吸引。

那银发蓝眸的男子风神卓然,而又温柔魅惑。那等容色,增一分则太艳,减一分则稍淡,恰是风华之眷,造物所钟。

对面的男子却是深紫长发,银灰色的眼眸显得妖异万分。与其惊人妖异的美貌相反的是,他整个神情举止都庄重严肃。

“撒尔切斯,你身为一族亲王,却屡屡离开领地,滞留在外。我是奉王的命令来请你回去的。”

“弗兰德尔,你不会的。”撒尔切斯微微一笑,似月光清亮流淌于松石之上,总是知交深契。

弗兰德尔的神色软化了一些,隐约也是一笑。然而那笑一闪即隐,他随即正色道:“王并未下达诏令强召你回去。只是魔党那边蠢蠢欲动,我们密党不得不早做准备。”

“领地之事,我已交由伊诺处理。为防意外,也留有对策。”撒尔切斯亦正色道,“若事情有变,我即刻便回。”

弗兰德尔看撒尔切斯眼神坚定,知其执念所系,不去点破,仅半开玩笑说:“当你的管家还得替你管理领地,真是个苦差。”

撒尔切斯眼底有些微倦怠泛上来,如烟岚迷月。“伊诺确实辛苦。若非体制所限,我真想将这领主之位托付于他。我并不称职。”

“不,你的能力有目共睹,”弗兰德尔叹息,“只是你执念太深。”

“你说,永生究竟有何意义?”鲜红液体在水晶高脚杯中晃动,似承载了无数宿命,压抑地随白皙修长的指流淌。水晶杯映出撒尔切斯的眉目,明明带有笑意,深处却隐匿着永夜漫雪,镜湖冷月,无边空漠。

永生即永寂。

在遇见她之前的千百年里,他只知在长夜中疾行,与死亡、混乱为伍。那时,他不懂得存在的意义,神既已舍弃了自己,又何必去在意。他放任自己在黑暗中沉沦。直至她出现,像一米阳光又带着初雪的温柔,悄无声息又不可抗拒地刺穿暗夜,落在他掌心,明亮,温暖,清润。

在漫长的岁月里,这是他第一次生出执念,一反往日的淡漠,想牢牢握住什么。

他的世界因那道光而改变,再也回不到最初。如果一直不曾有光便也罢了,可是在被光点醒之后,他又如何能若无其事地继续在永夜里沉睡下去?

有悲哀微澜兴波。弗兰德尔垂下眼睑,目光静静落在他衣角的雏菊图案上——那是他的家徽,一种美好普通却不足与一族亲王身份相匹配的花。“玛格丽特……”因掺杂了太多感情,他的声音听来反而平静。笑撒尔切斯执念太深,自己又何尝不是……

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将弗兰德尔从回忆里惊醒,一望对面,撒尔切斯已踪迹全无。弗兰德尔皱眉,立即瞬间转移,紧追而至。这家伙,要到休眠期了,随时会陷入沉睡,还敢乱跑?平日的冷定缜密,一旦牵涉到那个人,便统统焚毁了。

苏泠正聚精会神地观摩此战,全然不知黑夜里迫近的危险。

然而不等她有所察觉,一道银蓝光芒闪过,悄无声息地令靠近她的黑衣杀手消失。任何妄图伤害她的,都罪无可恕。撒尔切斯倒没出手,只是眼神波动了下,内有深雪凛然,利刃锋锐。这一切,他并不想她知道。

月色如水,依依宛转,流转身侧,映着那人风神如故,玉润依旧。然而他只是静默地处于黑暗,远远凝望着心中那一线温柔。他与她,不过一丈之遥。那一丈,却像一道鸿沟,将她留在光明里,与身处黑暗的他判若云泥。

他恍惚记起,也是这样月凉风清的夜晚,她沐发未梳,临风而立,青丝婉娈,融于一片花月朦胧,恍若虚幻,触手即碎。

他踏月归来,清华满襟。

应是有所感应,她侧转过脸,横波漾漾,一笑浅浅,有如月华初绽,流飒花枝。而后轻言:“你回来了。”

城堡光华温暖,她笑靥灿灿。那是家的感觉吧。他上前,用自己的大氅拥住她,语带责怪之意,偏偏又听出心疼焦急。“怎么不在家里等?”

“在外面等的话,你一回家就可以看到了呀……”她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去,语声低低,人已先羞。

那夜,他第一次为人梳发,襟袖缠绵,十指缱绻,不谢温柔。

急景凋年都一瞬。往事前欢,未免萦方寸。今朝梦觉,平生已耽。

且共花枝与杯酒,清风顾我似当时。

望舒年年光如此,归与何人绾青丝?

“不过去么?”弗兰德尔在他身后,叹息般道。

撒尔切斯回以摇头,一种倦怠从身体深处涌出。他不由自主地阖上双目,犹不忘嘱托:“拜托你了。”

拜托何事,弗兰德尔不用多想也知道。他皱眉:“若世间有何可轻易置你于死地,怕也就是她了。”即使不赞同撒尔切斯所为,弗兰德尔也不会负朋友所托。对于这个东方女子,弗兰德尔并无成见,只是担忧她的影响力过大。

血族之心,冰雕雪砌,若接近温暖而开始融化,便是毁灭之际。

弗兰德尔看苏泠安全无虞,才赶忙带撒尔切斯回城堡,将其放入棺中。银色的发丝如上好的锦缎铺散在撒尔切斯身下,给他的容颜静静镀上一层柔光。星渊湛宇,宛如神祗。可惜再怎么像神,也摆脱不了这恶魔的身份。他们是连地狱都不会收容的种族。

延伸阅读

茉莉珂冷柜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x79.shtml
广州市茉莉珂制冷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创立茉莉珂冷柜品牌,主运营厂家直销茉莉

嘉黛珠宝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6wpn.shtml
AboutUS“恒久真爱,百年传承”,加盟、连锁经营等业务在中国大陆得到了良好的发展

进达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ngvp.shtml
进达酒店用品总部是亚克力台签、亚克力墙贴指示牌、亚克力客房、酒店用品、皮具、卫浴用品

VOINGE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6868.shtml
广州市飞度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现代化时尚女

豪利达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dxwr.shtml
豪利达汽车设备现已向市场推出汽车电器试验台,变频数字式汽车发电机试验台,启动机综合试

集美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gj5k.shtml
集美牌皮鞋以其工艺精致,款式新颖,轻软防滑,舒适大方,在市场上得到认可。集美牌皮鞋产

粤博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xwlq.shtml
粤博塑胶制品是一家生产亚克力管,亚克力棒,有机玻璃管,有机玻璃棒的工厂!工厂可根据客

锦途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d5ot.shtml
锦途汽车用品坐落在中国的汽车用品生产基地,4A级名胜风景区—浙江天台。本公司是一家生

发现者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y59r.shtml
发现者铝业顺利通过ISO9001:2008国内外质量标准体系认证拥有八个生产车间,氮

蓝宝贝早教机加盟  http://www.thenestedfloat.com/behw.shtml
深圳市飓驰电子有限公司创立于深圳,以电教产品为核心,集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为一体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始迷踪第一章在线阅读

    水汽第一次遇见轰焦冻是在医院,那时候的他还是个会被大人欺骗的乖宝宝,小小只的坐在病床上。因为水汽的幼儿园与母亲的小医院隔得很近,而父亲因为是职业英雄,所以没时间接送小水汽放学回家,所以放学之后水汽会一直待在医院等母亲下班,然后乖乖的跟着母亲回家。在母亲忙于工作的时候,水汽多半都会在四周病房走走看看,

  • 重生后搞错复仇对象怎么办第六章

    回到家吃完晚饭,林笑颜婉拒了沈二要给她辅导功课的提议,提着书包独自上楼回卧室写作业去了。沈二前段时间忙着参加一个国际设计比赛,设计稿完成后他就闲了下来。除此之外,他还就开了一个服装公司,自创品牌,如今六年过去,公司早已步入正轨,且创造了国内外知名品牌,目前有得力的助手帮他打理,他倒是不用每天忙碌。本

  • 综欢乐颂+僵约总裁的天师宝贝在线阅读第一节

    宋家欧式园林别墅,今夜花天锦地喜气洋洋。频频举杯恭贺的宾客群中,一身大红礼服的韩叙摇摇晃晃的把自己给撞了出来,天旋地转抱住面前的灯柱才勉强稳住了身子。一个粉裙伴娘连忙走过来把韩叙给架住:“新娘子喝大了?”韩叙口齿不清吐着酒气:“死…死鬼,扶我上…上楼去w…c”。“走着!”韩叙已经辨不清死党伴娘的嗓音

  • 极速的单箭头[综主头文字D]第二章在线阅读

    虽说答应了“战旗”战队的邀请,但是时以寒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到战旗所在的Z市。那边给的时间也是两个月,所以时以寒这个变态打算先录点视频,到时候掐着时间投稿。毕竟这边的视频也是相当重要的。不过作为一名手速爆表的人,时以寒想要在里站火起来是非常容易的,可是如果想要更上一层楼,那么就有点难了。具体原因的话,

  • 悟法求真在线阅读好感度+2

    以为叶寒时对这个话题有兴趣,季暖便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据说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寿宴前一晚丑时以后,死亡原因是被人从背后绳子勒住脖子,窒息死亡。仵作从死者脖子上的痕迹判断,凶手应该是个比死者高这么多的男人。”季暖一边说一边用手掌比了比,她的话引来叶寒时奇怪的注视。“你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对吧?”她忽然笑

  • 我真不能死在线阅读第四章

    思褀慌忙的跑到院长的书房,看着那宽阔但却又显苍老的肩膀,思褀的心又有点落寞了。“院长,你找我有事?!”思褀的语气充满了对院长的尊重。“小祺啊,你回来了?”院长这才从旋转椅上转了过来,这是一个慈爱的老人,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抹不掉的痕迹,但他仍然看上去很精神。“嗯”思褀急忙上前扶起要起身的老院长。“真

  • 反派搞事操作手册在线阅读第9节

    ……郑吒目瞪口呆:“这是什么?”“炸弹一啊~~”穈稽极其无辜的笑了笑,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大家坐好……我要冲了!”刹那间,这辆巴士以F1的速度猛地往港口方向从了过去。“太太疯狂了……”詹岚脸色发白的看到随着高速所造成的冲击,沿途所有的活尸和木乃伊都被撞得如肉酱一样黏在玻璃上,当小巴士迎面从他们身上压

  • 我有一个银河帝国在线阅读第二章

    名气广大、嘲讽满天、仇敌遍地的叶神大大最近有个困扰。他被鬼盯上了。而且这还是个没下限的鬼,明明都被发现了还死缠烂打坚持不离开半径一公尺的范围用那双不会疲惫的双眼盯着叶修每分每秒。「……苏大大,哥知道你被哥帅气的长相迷得昏天暗地留连世间,但也不要时时刻刻瞧着哥,连眨眼都不眨个的。」「我媳妇儿标致,不好

  • 系统绑定了攻略人物之第二章(2)

    却不想,这边泉哥还没回府,宫里的旨意已经到了。虽只是东宫小小良娣,可东宫太子乃皇后所出,又得皇帝爱护。再加上东宫除了太子妃便没旁的女子,因此这良娣便显得分外尊贵了。燕离跪在老太太身侧,听完册封旨意之后,就跟做梦一般接过了皇后的懿旨,崔氏则叫了婆子拿了一包银子塞给了传旨太监,那太监笑嘻嘻的道喜后便由崔

  • [综]诺澜的历练之旅在线阅读第10节

    “夏心岚?”江定转身顺着刘亮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位长发飘逸、螓首蛾眉的女孩从远处走来,宛如画中走出的仙子。夏心岚缓缓走近,一路上顾盼生姿,不知道有多少懵懂少年都被夏心岚的风姿迷惑,也不知道有多少善妒少女暗地里诅咒这只狐狸精,江定甚至隐约闻到夏心岚身上传来的幽香,内心感叹,这才十个十六岁的少女啊,怎么能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