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万境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千秋冰梦 来源:纵横中文网

宋清让一只手牵住闻溪,空出的另一只手按下电梯内的警铃。

他对值班人员用最简短的话冷静的交代了他和闻溪现在困在电梯里面。

宋清让做完这一切,发现闻溪一直没有说话,异常的沉默。

他握住闻溪手的力度不由紧了几分,语气里所流露出来的温柔,与平时的他相去甚远,“不要太担心,马上就会有人来的。”

“嗯。”闻溪点头,她害怕的情绪因为他沉稳有力的安慰抚平了一些。

“还好有你在。”闻溪低声道。

“我一直都在啊。”

宋清让手机发出微弱黯淡的光,他借着这光看见闻溪靠着电梯,表情苍白,人怏怏的。

“是不是心里又觉得欠了我一个人情?”宋清让打趣道。

“不,这……电梯是你主动走进来的。”闻溪眨眨眼,抿唇一笑。

“是吗?”宋清让对她的话,不置可否,唇边牵起一抹笑意。

他笑起来的时候,音色尤为低沉,有点像小时候爸爸常弹给她听的大提琴的声音,悠远磁性。

宋清让突然松开闻溪的手,她茫然无措的看向他所在的方向。

宋清让动作利落的脱下白色西装外套,在地上铺开。

“先坐下来休息一下。”

“不用不用。”

闻溪连连摇头摆手。

开玩笑,他的西装一看就知道是某大品牌的高定,衣服也有尊严的,怎么能放在地上垫屁股。

“那我坐下了。”宋清让安逸闲适的坐下,见闻溪半天没动静,幽幽开口,“还不过来?”

闻溪闻言,这才终于乖乖的坐在衣服上面。

她的双腿自然而然的屈起,抱臂搁在膝盖处。

宋清让的手机并没有多少电,而闻溪的手机则是丢在包间根本没带。

闻溪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安静发呆。

她想起刚刚宋清让怕她不坐,所以自己先开了个头,让她没有那么不好意思。

不得不说,宋清让是一个特别体贴细心的人,闻溪心里漫无边际的想着。

这样的男人,一个女人如果要爱上他,十分简单。

时间滴滴答答的流逝,闻溪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她居然再次靠在宋清让肩头睡着了。

而且睡的心安理得,睡的毫无防备。

宋清让身体小心翼翼的动了动,抬手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睡的更加舒服一些。

他轻似叹息的话在这个封闭的空间响起,“我是为了你来的,为了你才进这个酒吧的。”

宋清让话落,回答他的,只有闻溪绵长均匀的呼吸声。

他盯着怀中的人,自顾自无声的笑了起来。

……

外面白炽灯的光照进来的那一瞬间,宋清让伸手,温热干燥的手心覆盖住她的眼睛,他能感受到闻溪睫毛的细微颤动,像一只蝴蝶在他手中扇动着翅膀。

宋清让手掌心的痒一直蔓延到心里,他看着她白皙如玉的脸,哑声道:“不要立刻睁开,会刺眼睛。”

闻溪点点头,耳朵根悄无声息的染上红晕。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来迟了。”

“对不起,久等了。”

三个穿着天蓝色衬衣的值班人员,对宋清让和闻溪不断地鞠躬道歉。

“这是怎么回事?”宋清让漆黑的长眸微眯,语气肃杀,带着高位者给人的那种压迫感,气势上便压下别人一大截。

闻溪几次见过宋清让,从没有发现他的这一面。他留给她的感受,一直是温柔又细心。

“实在抱歉,主要是控制系统和保险丝的问题。”其中一个领头的中年男人说,“真的是不好意思。”

“还好没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宋清让的目光在闻溪身上逡巡一圈,他看着闻溪微红的眼睛,苍白的唇,心里涌起密密麻麻的心疼。

他话锋一转,厉声道:“但并不是没有后果,这种安全问题一定要时刻注意。”

“是是是,我们一定会注意。”

“对对对,一定会注意的。”

陈苑站在值班人员的后面,对闻溪和宋清让诚恳说抱歉。

闻溪牵起嘴角,对陈苑摇头笑着说,“苑姐,我没事,你不用管我,去忙吧。”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们今天的一切费用我免单。”

“那……谢谢苑姐了。”闻溪弯了弯唇。

陈苑沉吟片刻,正要说点什么,有调酒师叫她的名字。

“你们?”

陈苑看了看闻溪和宋清让两人,想带他们一起上去,偏偏调酒师喊个不停。

“别管我们了,苑姐,你去忙吧。”

“好……好的。”

陈苑一路小跑到吧台,闻溪抬起头看着旁边久久不说话的男人,许是察觉到闻溪的视线,他侧头看她,嘴角上扬,眼眸黑如点漆,“现在稍微好些了吗?”

“好多了。”

闻溪想起刚才哭哭啼啼拉着他的手,脸上阵阵窘迫,染上了一层薄红。

“我……我其实特别怕黑。”

闻溪松开他的手,宋清让不露痕迹的瞟了眼,心里竟闪过些微的不舍。

她的手软绵滑腻,嫩的跟豆腐似的,牵住后根本不想放手。

宋清让手心残留着她的温度,隐隐约约他还能闻到那种淡淡的奶香味。

“我记住了。”宋清让看了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快一点了。

“上去吗?”

“上去,包包还在上面。我想知道小久回来了没。”闻溪揉了揉鼻尖,亮晶晶的眸子看向他,宋清让喉头动了动,移开视线。

“那我们走吧。”宋清让温润开口。

这次有宋清让一起,闻溪没继续坐这个电梯,而是选择走楼梯,虽然楼梯看起来也不怎么样。

她发誓,以后一定不会来这个酒吧。

闻溪和宋清让绕了半个走道,她在经过之前的卡座沙发时,仔细的看了一眼,发现黄毛沙发男和其他几个沙发男都不在了。

她的心里长久的舒了一口气。

闻溪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实在不好,严重水逆。

宋清让跟在一旁,闻溪在楼梯间又一次看见了墙上的面具,她此刻心里平静,没有半点感觉。

即使灯光依旧那么昏暗,什么都没有变化。

然而身边多了一个他呀。

闻溪偷偷的弯起嘴角。

突然——

一只手再次握住她,温度从指尖扩散开来,几乎要把她灼烧。

闻溪身体有些僵硬的停下,不解的看着他。

“怕你害怕。”

“我现在……”

闻溪没有说下去,他手掌心的纹路她愈发清晰的能感受到,并逐渐刻在她心里。

闻溪和宋清让一起走到包厢门口,闻溪快速的放开他的手,朝旁边移了一步,开门进去。

包厢里的人走了不少,剩下几个躺在那里醉生梦死,闻溪今天滴酒未沾,全靠江凛久替她挡了两杯酒。

在她明确拒绝后,有一位男士始终不肯放过她,江凛久豪气的拿起酒杯一口灌下去。

“小久她是先回去了吗?”闻溪看着横七竖八的几个人,皱了皱眉。

“有钟叙在,绝对没事。”宋清让简单陈述道。

“真的没事?”闻溪不太放心。

闻溪知道钟叙和江凛久的事,她依旧有点担心江凛久。

“相信我。”宋清让上身单穿一件纯白色的衬衣,衬得他面如冠玉,清俊逼人。

他开口,谁不信?

宋清让手指抚了抚袖口,脊梁挺得笔直,对她柔声开口:“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闻溪亦步亦趋跟在宋清让后面,宋清让径直走向酒吧外面停着的那辆黑色卡宴。

她站在前门和后门中间,犹豫良久。

“过来坐副驾。”

宋清让淡淡然发话,闻溪依言。

闻溪总觉得今天的宋清让和平时的他有点不一样,至于哪里不一样,她说不清。

他今天多是陈述句,电梯里要她坐下去,现在要她坐副驾。

有点霸道……

不给她选择的机会,却给自己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的机会。

宋清让的手搭在方向盘上,随即发动引擎。

卡宴性能优越,一路上开的平稳。

“在想什么?”

“我现在认为你有一点霸总的感觉。”

宋清让笑,“之前没有么?”

“嗯,我之前不了解你呀。”闻溪坦白道。

“那现在,你想了解我吗?”宋清让吐词清晰,一字一句砸在她心里。

闻溪张了张嘴,无法回答,于是转移了一个错误的话题。

“钟老师也是这款车。”

“钟叙的车,记得这么清楚?”宋清让反问,他感觉心里的一团火烧上来,还未燃烧,一盆凉水泼下去。

他看着前方的红绿灯,胸腔夹杂着一股郁气。

……偏偏不记得他么?

宋清让轮廓分明,线条精致的脸,一半浸在溶溶月色下,一半藏在幽幽黑暗中。

“不是,我和钟老师不熟。”闻溪察觉宋清让心情陡降,赶紧撇清的说。

“钟叙喜欢小久。”宋清让眼睛平视着前方,见红灯亮了,车慢慢停下。

“他和小久是夫妻。”

“啊?”闻溪噗嗤一声,惊讶的合不拢嘴。

“钟叙和江凛久是夫妻???”闻溪重复一遍,满脸写着震惊。

她原以为两人顶多是情侣关系,没想到居然是夫妻关系,这么劲爆的吗?

**圈可真复杂啊。

“不过……现在只能算前夫妻关系。”宋清让淡定说道。

“前夫妻关系?”闻溪顿时化身好奇宝宝。

“小久和钟叙现在离婚状态。”

“啊??”

闻溪被宋清让不间断抛过来的瓜,砸的脑袋疼。

闻溪觉得她今天晚上吃瓜要吃撑了。

这时,她突然想到宋清让,他今天不是受邀聚会的吗?

饭没吃上。

酒没喝上。

人还被关进电梯里。

可怜。

太可怜了。

“宋总,我觉得你今天过来的这一趟太冤,不值得。没有吃也没有喝。”闻溪手指勾起一缕发丝绕圈,漫不经心的说。

“值得。”他笑了笑,眼里璀璨如流星。

“严格来说,我是为你来的。”

他的话落下,闻溪心跳如鼓,心里的欢喜无法按捺。

这份欢喜如破壳发芽的种子,一发不可收拾。

宋清让依然平视着前方,闻溪只能看见他流畅的下颌,以及唇边那抹清风明月般的笑。

原来,她与他的心情是相通的。

延伸阅读

帝秀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amay.shtml
帝秀珠绣十字绣位于各地的小商品集散中心——浙江省义乌市,有良好的产业环境和成熟的珠绣

珍裕祺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6s3o.shtml
珍裕祺致力于“打造永恒,品味经典”的追求目标。秉承公司特有的养生文化,向广大的消费者

大良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sgri.shtml
大良洗衣崇尚健康舒适环保洁净的洗衣理念,从店面环境到室内装饰;从洗衣流程到全程服务;

勐拱翡翠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gp83.shtml
云南勐拱翡翠有限公司1995年初创,2003年成立公司,主营翡翠加工与销售、国内外连

华美供水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nb69.shtml
华美供水专注于塑料辅助设备的开发制造,销售及服务,近几年来我们一直和奥地利、美国、法

Bohao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dmme.shtml
1.玻璃纤维短切原丝毡1.用途,特点短切毡由玻璃纤维短切原丝通过粉末或乳液粘结剂粘结

荣兴隆礼品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n3el.shtml
荣兴隆礼品U盘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PVC塑胶产品电子产品技术的引进、研发、设计和生产

鹰飞九天壁球会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6bwn.shtml
中凯投资(深圳)有限公司以“推广壁球运动、传播壁球文化、凝聚高端人脉、促进事业升华”

家贝乐家政服务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s1jr.shtml
随着各地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提出了越来越多家政需求,一二三四线地区都有相当规模的家政

广东福尔金贵金属加盟  http://www.allnewwomen.com/gka1.shtml
公司目前的业务范畴包括贵金属代理商、加盟商、会员单位、投资开户、咨询、信息服务。福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地球人观察指南第2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南泽尸王1明月高升,夜色苍茫,南泽城外小山上的一片树林之中,有两个人影穿梭。一个是瘦骨嶙峋,胡须花白、仙风道骨的老者,一个是年轻俊朗、身手灵活的小伙,他们,正在全力追赶一个行尸,一个盗走南泽城百姓孩子的行尸。那行尸腋下夹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疾速在树林里穿梭。虽然身负重物,那行尸的速度一点都不受

  • 老子变成了气态在线阅读中医治疗见效也很快的!

    两星期之内,田欣的伤势发生着迅速的,肉眼可见的变化,这让她觉着十分惊奇。最开始涂上药液的时候,田欣觉着凉凉的十分舒服,被烫伤的难受程度大幅度缓解,等到上药两三次后,烫伤的难受感觉就一扫而光。接下来上药的时候,田欣小腿上的皮肉开始慢慢长出来,田欣心中又惊又喜,“我的天啊,这实在是太神奇了!”烫伤之后田

  • 八十年代小裁缝之这个人很逗比

    “老师……”二班花嘴巴一扁,再次哭出声。“龙少天,大家同学一场,能别计较就别计较。”老师一脸为难。他不想管啊怎么办,这个学生看起来好吓人,连校长都怕。“老师,我说了,无所谓。”龙少天本子一合:“还要不要上课?你在为了一个蠢女人浪费大家时间。”“上!”“上课。”老师心虚虚的走上讲台,不敢看龙少天,更不

  • 挽歌在线阅读第七节

    “狼恐兽?”看着那嘴角还带着一丝狗恐兽血肉残渣,浑浊的唾液从那微微张开的大口之中流淌而下,韩意提着合金剑的手,僵硬了。虽然无数次,幻想过杀掉对方,但是韩意却知道,狼恐兽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高达三米左右的狼恐兽,有着狗恐兽全完不具备的能力,它的前肢无比强大,并且活动迅速。不像狗恐兽,只能靠嘴。狼恐

  • 复仇的天使是恶魔在线阅读第1节

    火之国,木叶村。一条清澈的河流旁,一位年纪只有十三岁的少年虚弱的躺在地面,昏迷不醒。他浑身衣衫破碎,身上伤痕遍布,就连呼吸也变得萎靡不振。“咳咳。”许久之后,少年发出一声闷哼,终于恢复了意识。他艰难的睁开双眸,却被耀眼的阳光刺的睁不开双目。当他试图挣扎起身时,身体上传来的剧痛却又将他击垮。“这里是哪

  • [足球]中场大师在线阅读第1章

    “姜潞,听说你生病了,没事吧?”一个穿着黄色针织衫的姑娘看到戴着口罩,低着头慢吞吞地像只蜗牛一样的姜潞,秉着同学一场,关切地问了一句。姜潞正在脑子里跟系统吐槽,猛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她抬起头,愣愣地点了下头:“嗯,已经好多了。”对方看了一眼她怀里抱着的《投资学》,笑着挥了挥手:“那就好,我跟你选的课不

  • 总裁和他的秘书在线阅读第五章

    从草摩由希的房间望出去,能看到一颗很大的海棠树,现在正是结果期,上面挂满了生涩的小果子。草摩由希搬进紫吴家的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一棵海棠树,那个时候还是海棠花盛开的季节,比樱花还要深一点的颜色立刻就吸引了他的眼球,然后便挑了这一个离这棵树最近的嘴能观赏它的房间。草摩由希放下书包,坐到了床上,窗户就在

  • 网游之二次元抽取在线阅读精力丹

    天际,一道绚丽的光芒乍现,露出大片的鱼肚白,整个大地从沉睡中被唤醒,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鸡鸣,祈云峰的树木在晨风中摇曳作姿,似打着哈欠,从睡梦中苏醒。周行半睁开眼睛,疑惑的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随即身体一僵,已然意识到了什么。昨晚练功居然睡着了!“唉……”周行无奈的叹了口气,跳下床,开始准备做今天的事,至于

  • 婚期一年第三章

    又到了周末,齐让好不容易挤出一天的时间回家吃饭,一接到张叔的电话,便匆匆出了实验室直奔校门口。上了车,他问:“张叔,是不是家里有什么重要事情?最近妈妈和大哥总是打电话催我回家吃饭。”张叔是陆家的司机,在陆家做工将近二十年了,算是看着陆齐鸣和齐让两兄弟长大的,当年发生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当时的陆齐鸣

  • 叠世入凡篇在线阅读第四节

    雁门关外的大道上,一行十五六人的队伍骑在马上缓缓而行,不时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后面跟着一辆马车,车上的高大男子和车里的女子一起哼着小曲,好不逍遥自在。这就是萧峰一家,萧远山耐不住杨延琪的软磨硬泡,想要回大宋走亲戚。萧峰在萧氏夫妇的宠爱与关怀下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萧峰很开心,久违的亲情让萧峰留恋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