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三国之通商天下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踩牛屎的山羊 来源:17K小说网

秦筝拉起斗篷,旁若无人地在大街上喝了个痛快。

要说九丹清液千金难买,特意为他运来一坛,这份心意才是最难得,不管他目的是什么冲着什么来的,当下此情此景,秦筝觉得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为自己做这种事了,感动和心酸此起彼伏。

从广寒山庄后山被丢下来的这三个月,虽然劫后余生,却过得依旧是生不如死。秦筝起初一直安慰自己武功废了不要紧,好死不如赖活着,寻个没人认识自己的地方,种地也好讨饭也罢,再不济还能剃度出家,只要不在江湖里冒头,身上背着的罪名就带去棺材里算了,可是转念想想,他只有三年好活,种地还不一定有收成,讨饭按他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架势可能早就饿死了,唯有剃度出家这一条路,在佛门清净地了此残生,出息点还能混个法号功德圆满,就地圆寂。

这么一想当即就决定在这个边陲小镇找个香火还不错的寺庙,把自己后事先处理好。

三个月前,秦筝被畴昔镇的村民从河里捞了上来,在河边浆洗衣服的大姐见那具浮尸面皮生的好,这才动了色心打捞,结果还是个活的。万幸他长得好看,不然途经畴昔镇外的小河时常都有尸体漂下来,大都被巫医捡走炼成了养蛊的肥料。后来秦筝才知,畴昔镇地处丘池国境内,是南疆大大小小的蛮夷诸国里最鼎盛的一个,丘池国善巫蛊之术,就连中原人都有所耳闻,大都敬而远之,秦筝在这儿流浪了三个月,倒还觉着民风淳朴,没有中原人传的那么邪门。

落脚的地方在五里开外的深山里,枯庙一座,经年累月无人照看,偶有讨饭的去睡上一晚,秦筝把那暂时当了家。

平日里走街串巷卖一点山上采的草药,卖不掉就当街表演才艺,秦筝学什么都快,跟当时捞他回来的大姐学了三天巴乌,练了没多久已经可以上街卖艺了,巴乌这种南疆乐器,只需要找个竹子削几个孔就可以,简单粗暴还不花钱,正适合秦筝如今这穷酸凄苦的生活。

只要能换来点银子,在保证自己不会饿死的情况下,剩下的都拿去换了酒,酒壶只要是满的,他这条命就保得住。

从广寒山庄首徒,到如今的乞丐,三个月时间,人生大起大落如此,秦筝觉得只要还在喘气,就没什么想不开的。

就这么东想西想,顺道沿街打听,终于走到了畴昔镇唯一的一座寺庙前。

寺名宁吉,墙外可见一高塔,烟熏火燎。

秦筝心道,南疆不信佛门信巫医,能有此香火旺盛的寺庙已是罕见,何况在这样偏僻的小镇里,或许是有老天照应,成了个福地,将来能在这里了结也算不错。当即一屁股坐在了寺庙门口,想等着哪位大师出来见着自己破衣烂衫的可怜样,大发慈悲,招揽他入寺为僧。

然而他算盘打歪了,大师没有出来,出来的是一位面相凶狠一点都看不出慈悲为怀的扫地僧。

江湖规矩,惹谁都不要惹和尚,尤其是扫地的,指不定一眼就能瞪得人内力丧尽走火入魔,故而秦筝心里有点犯怵地往边上靠了靠,不敢挡着寺门。

扫地僧见门口躺着个要饭的,酒气熏人,斗篷遮面,厌恶地睨了他一眼,也不吭声,继续扫他的落叶。

秦筝见这人不理他,便也放肆地继续喝酒,喝爽了还大大咧咧地横躺下来,修长的两条腿支起吊儿郎当地晃来晃去。

他心道,我在佛门前如此不恭不敬,作为出家人,总该过来提点教导一二吧,接上话茬便可理所应当地要求入寺了。

可是扫地僧不按套路来,他安安静静扫自己的地,地上躺了个人挡着,抬脚一步跨过去扫两下,又一脚跨过来把叶子扫走,时不时翻个白眼,秦筝躲在斗篷里都看得见,但就是不开腔。

秦筝憋不住了,一只手撑着脑袋,对着扫地僧朗声道,“大师,我!想!不!开!”

扫地僧原本背对着他弓着身子打扫,闻言一愣,转过身来没好气地道,“想不开就去跳河,往左走二里地,下去的时候多绑几颗石头,一了百了。”

“……”

秦筝哑然,没想到一个出家人能这么恶毒,趁着酒劲,打算跟他辩论一番,以解他从自己身上跨过来跨过去的气,道,“我只是想不开,不是想去死,大师帮佛祖扫落叶,功德无量,可愿再帮佛祖拯救一下苍生中的我?”

扫地僧莫名其妙地看过来一眼,道,“苍生自有苍生福,也自有苍生祸,轮不着我去拯救。况且我见你也不需要谁来拯救,这不活得好好的么?”

秦筝不服,他这叫活得好好的吗,坐起来道,“大师你看我,吃不饱穿不暖,睡大街遭人嫌这才睡到您庙门口的,哪里就活得好好的了!”

扫地僧神色冷漠地听他卖惨,不为所动道,“还有命喝酒,就算活得好。”

秦筝据理力争,“大师你不知道,这酒不喝我会当场去世,可是我不想死,所以才要一直喝呢,我活不好是因为想不开,想不开就要来佛门清净地打扰佛祖,希望您代表佛祖拯救一下我。”

扫地僧冷笑道,“那你希望被怎样拯救一下?”

秦筝终于接上话头了,十分满意,“我想入寺为僧,常伴佛祖左右!”

“……”扫地僧终于细细打量起秦筝来,眯眼问,“你想出家?”

秦筝点头。

“没诚意。”扫地僧转过身去,不想搭理他。

秦筝继续没脸没皮道,“大师觉得我哪里没有诚意,我一大早就坐这儿了,看您扫得认真不敢打扰,这不是快到中午了吗,您也要吃饭的是不是,干脆饭前把我收了,也不耽误您时间。”

扫地僧把落叶归置到一处去,抖了抖扫帚,准备转身进寺门,跨过秦筝的两条大长腿后,他突然停下来撇过头道,“你看破红尘了?人生失意到不得不遁入空门了?出家乃大丈夫所为,为的是把恩怨情仇富贵荣华全都放下,从此一心一意潜心修佛。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嬉皮笑脸油嘴滑舌酒气熏天,是有事放不下你才到这儿来撒泼找安慰吧?莲花座下不能有你这样的人,污了佛门清静,想不开你继续坐这想,想开了过你的日子去!好走不送!”

扫地僧狠狠教训了一番秦筝,提着扫帚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秦筝茫然地坐在地上,反复琢磨方才那番话,觉得自己哪哪都符合,怎么连和尚都嫌弃呢。想他风光无限时,剑术登峰造极无人能敌,也曾有行侠仗义问鼎武林的雄心壮志,尽管世事难料,师父一剑入腹断了多年师徒恩义,当众废其武功将他逐出师门,如今这副模样,还够不上人生失意四个字吗?不值得他看破红尘吗?

随便把认识秦筝的人喊过来看一看如今的他,穷酸落魄,为了温饱连讨饭卖艺都做了,谁会想到他曾是个闻名遐迩的剑客大能,更别说习武之人视如性命珍之重之的武器和一身功夫,哪一个不是心血,然而秦筝两手空空,除了一手修炼时磨出来的茧子提醒他也曾是个舞刀弄棒的人之外,再也没什么旁的能和过往扯得上关联。

提不起剑,一腔热血也凉了一半了。

奸杀师妹,残害师母,偷盗宝物,勾结魔教,数条罪状他一力承担下来没有反驳,只为了偿还师父师母多年养育之恩,事发突然,他比谁都想知道为什么,可是师父快刀斩乱麻地就地处决了他,恩情再上,容不得他说半个不字,稀里糊涂地就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各种原因,他也只想埋在心里,三年后和自己入土为安,再也不要有谁因为这些事,平白毁了清誉,反正他事到如今已经无所谓了,不会去寻死觅活,也不想为自己求个真相。

破罐子破摔也要有个态度,扫地僧不收他,他就把这寺门坐穿,赖着不走了。反正手里的酒一时半会儿还够他喝,秦筝心一横,原地躺下,拉严了斗篷呼呼大睡。

你不收我,我就扎在你门口不走了,你奈我何!

不远处一间简陋的茶肆里,几道黑影悄无声息的落下,在温庭云脚边跪了一地。

温庭云边喝茶边在翻看医书,少顷才开口道,“他去哪了?”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头也不敢抬地回话道,“宁吉寺。”

温庭云放下茶盏,疑惑起来,“他去寺庙做什么?”

黑衣人道,“陈大俊揪着宁吉寺扫地的僧人,要求出家为僧。”

温庭云愕然,“他要出家?!可有听到他怎么说的?”

黑衣人把所见所闻尽数告知温庭云,不敢有任何遗漏,听得温庭云眉毛拧成一团,“吃不饱穿不暖,还睡大街??他怎么如今过成这样……”

“还有,他说一日不喝酒会当场去世?!”

黑衣人道,“他是这么跟扫地僧说的,不过属下看陈大俊只是想赖那僧人,说的话不可尽信。”

温庭云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他不是个想不开的人,去佛门怕是想躲着人吧。那扫地僧既然不愿意收他,他还赖着不走?”

黑衣人点头道,“嗯,属下见他睡熟了才得空回来跟主人禀报,想来……还窝在寺门口睡着呢。”

温庭云,“……”

这人是心里藏的事太多,还是当真什么都不在乎了,才这般无所谓的样子?

方才邀他喝茶,识破他身份的事该是两个人都心里清楚,不然秦筝也不会借故跑得那么快,但不管如何温庭云没有当面戳穿,已是想留些余地给他,让他明白自己没有恶意,即便知道陈大俊就是秦筝,温庭云也不会喊打喊杀地将他拿下,如今中原武林高价悬赏他的人头,温庭云废了多少工夫才找到这里来,见他虽混得落魄但没有颓丧抑郁,也放下心来。

只是七年过去了,秦筝好像一点也认不出他来,不过这样也好,他要做什么也不用顾忌太多,权当不认识也罢了。

温庭云垂眼继续看他的医书,边看边想着,既然寻到了故人,这人要再想跑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延伸阅读

疯骨[修真]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baizhoujidian.cn/6q8q.shtml
太傅府上要办喜事儿了。近日皇城里街头巷尾都传着这么一句。皇城里的百姓很激动,平日里吃

我是欧克瑟六千元的条件  http://www.baizhoujidian.cn/y34u.shtml
“从今天起,我们的这个公寓就叫做~爱情公寓!怎么样?”随着王铁柱和田二妞宣布的愿望过

扛着杀猪刀去科举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baizhoujidian.cn/nz0a.shtml
冷,真的很冷,全身的肌肤,如刀劈斧砍一般,感觉连鞋里的脚趾头都冻得紧紧卷缩着,紧贴在

十大魂魄之十恶不赦(9)  http://www.baizhoujidian.cn/j28.shtml
三良对着老常打光了枪里剩下的五发子弹,却仍在对着他的尸体不停扣着扳机,“咔哒、咔哒”

福安街22号之跌倒,尴尬  http://www.baizhoujidian.cn/6f1m.shtml
跟随他走到王府门口,“王爷,王妃。”守卫在门前的士兵毕恭毕敬地喊着,落倾染微笑地对他

穿越万界破坏剧情灵根,造化果树(新书求收藏)  http://www.baizhoujidian.cn/se6k.shtml
※※※不管影一两人此时心中的想法,姬乘风心中念头一动,随后挥了挥手就示意道:“走,我

末世戒魂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baizhoujidian.cn/g29b.shtml
下午第二节课下课,周洛洛正坐在自己位子上看书,贺佳成则是带着耳机在那儿打手游,嚣张地

道剑异界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baizhoujidian.cn/8fx.shtml
次日清晨,街道上人来人往,一身灰色衣袍,相貌俊朗的少年再一次站在玄灵宗主大门口,不过

金手指女配她只想离婚夜游鬼市  http://www.baizhoujidian.cn/6nzn.shtml
半夜,楚神和香隐迷迷糊糊的好似听见远处传来丝竹管弦之声,其中还夹杂着叫卖声,嬉笑声,

六道修罗录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izhoujidian.cn/gske.shtml
“嗯……”我连忙抬头答应她。“你负责带领第一组的男生打扫室外东侧的卫生区。”我之所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耀世九阳谁信少年天外至,移花接木假亦真

    ……………………轰轰轰,电闪雷鸣,霹雳贯空,森林深处,雨水瓢泼,无情刷落,一颗大榕树下,仰躺一名男子,斜眉入鬓,双眸紧闭,苍白的嘴唇沁血,染红了胸襟,雨水冲洗,血红一片。男子约莫二十,年少英俊,眉梢眼角,掩不住纨绔之气,腰系玉带,翡翠流光,单看打扮,八.九是富家豪族,来历非小。只是此刻,男子一动不动

  • 灾难银河在线阅读第九章

    室外,零下的气温,呼出的气都是白雾。飘落的雪花,覆盖的地都是白色的。竹内星悦坐在酒店的餐厅里,低着头安静的吃着东西,周围充满了着悲伤。餐厅的装潢黄色偏多,这大概是为了弥补冬季太阳不足的原因,整个壁纸都用的是鹅黄色。餐桌与餐桌的距离很远,这是为了不妨碍不打扰到别人。而竹内星悦正好挑了一个角落的位置,正

  • 一切从灵魂摆渡开始第9章在线阅读

    绅士最后也不打算再让少女收取打赏,直接让团员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在这段时间里他走到还未离去的库洛伊两人身边打起招呼,“真是很棒的祝福,不是吗?”库洛伊行了个礼,“我才是非常感谢。有件事我还想请问先生,你们人人都会魔法吗?关于你们刚才的表演,我觉得非常有魅力,我很喜欢。”“啊,你叫我加里就行了,至于

  • 妖族人尊在线阅读第十节

    先不说制作动漫需要技术,人员。当然还需要最为重要的就是就是金钱,而目前自己最缺的就是金钱了。一万块看起来[挺]多的,然而用起来却如同流水一般。仅仅只有一个下午自己就只剩下了4000块钱。这些钱是不可能制作出一部动漫的。虽然制作音乐林雪也能够做到,但是将原来世界的背景音乐什么的还原出来是做不到。“啊!

  • 灵气复苏:从明星逃亡开始在线阅读第7节

    第七章杨晨两手一摊:“真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的,不是我拿的。”黎璃:切,让人白高兴一场,她以为今儿个又能叫陈燕过来做饭了呢。她看着杨晨眼角带着笑,一双桃花眼细腻的看着她,心里不平讽刺道:“我也知道,你没这个胆子。”杨晨一点没有理会黎璃的讽刺,反而哈哈大笑。“怎么,要不要现在带你去抓到偷鸡的人?”黎璃

  • 天运系统在线阅读第6节

    深夜的蜘蛛尾巷,斯内普正在看一本魔药孤本,壁炉里的火突然亮了起来,接着便是悠然的、带着咏叹调的声音:“西弗勒斯,晚上好啊~”斯内普抬起头看了某个正从壁炉里爬出来姿势优雅地清理着自己的贵族,忍不住哼了一声:“卢修斯,是什么让你觉得在这样的……深夜,前来打扰你可怜的友人的睡眠是一件合乎礼仪的事?”“哦,

  • 玄幻:开局干掉主角之我只在乎你(5)

    一楼大厅。一个多小时了在大厅里,廷语和思源已经打了一圈招呼。当微笑着从最后一位客人身旁走开后,廷语眼神示意了管家,沉声问道:“去看看小姐怎么还不下来。”管家低头应了一声,就朝楼梯走去。可还没走两阶。只见云庭熙和杨玲玲就手挽着手,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庭熙身着红色镂空设计的旗袍,看似随意挽起的长发,浑身散

  • 我有无数武魂在线阅读第3章

    看到崔鸡快速冲向自己,茜茜公主倒并没有显得很紧张。她只微微后退一步,双手交叉挥动,便在身前制造了一个黑色的屏障,阻挡了崔鸡的视线。崔鸡恐其有诈,减缓了速度,挥翅劈出两道紫色的光刃,击向了那道黑色的屏障。只听“噗噗”两声,黑色的屏障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破裂,而是如同泡沫般散开来,弥漫在空气之中,仍然阻挡

  • 精灵世界迷途知返

    啪!一声惊堂木,接着娄知县一声升堂,下面老邢与燕小六顿时一声威武,绵延悠长。整个衙门,除了知县就是林昊三个捕头衙役,看起来很是凄凉,这就是小县的悲催。而林昊此时也带着两个穿着黑衣的雌雄双煞走了进来,看着两人,却是郭芙蓉在林昊的淫威之下跪了下来。“堂下就是雌雄双煞?”雌雄双煞?听到这名字,郭芙蓉瞬间曝

  • 悬铃旧事第七章在线阅读

    次日清晨,太阳还没升起来,我早早的就起了床,迪斯还在蒙头大睡。我纳闷的很,前天也喝了很多酒啊?怎么昨天早上那么晚才起来,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了?赶到考试场地,一个人还都没有,我是第一个。昨天被破坏的场地已经连夜修好了,西伦学院的效率还不错。等了半个时辰左右,陆续有人过来了,因为昨天其他场地基本都测试完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