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一炁种长生之碧玉潭(7)

作者:秋溟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青霞嶂,在群山深处,山势如屏,蜿蜒深入,洞天一线,白雾飘绕其间,神秘莫测。山底清流瀑布,随处可见,水声轰鸣,从幽深的谷底阵阵传来,沿着河流,水潭不计其数,其中最大的一个水潭,潭水犹如碧玉剔透,深不见底,潭水刺骨冰凉,甘甜可口。水潭旁边树木丛生,高大的树下一股清凉的气息迎面而来,此处极为隐蔽,若非常人根本无法到达此处,水潭边有个小瀑布,瀑流从伸出的石台流下,形成几叠,极为美丽。

旁边有一块巨型的石台,石台经过丰水期的冲刷,所以特别干净,没有淤泥杂物,河边的草也被洪水梳理的一顺通向河道,石台被高大的树枝遮住,十分凉快。石台边缘,一位身材矮小的白发老头带着斗笠,盘膝而坐,神态安静,坐在那里垂钓。他面色褐红圆润,眼睛微闭似乎正打着盹,完全没有留意到出现在身后的白千柔。

白千柔整理了素袍,轻步的走上前去,向那白发老头恭敬问候道:“老人家有礼了。”

那老头听见声音,吓得双肩一抖,表情惊讶的转过头,看着眼前的白千柔,神情略微有些紧张,好一会儿才定住神,心想这女子怎么会看见自己,性格小心谨慎的他,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你是谁,怎么会跑到这深山来,赶紧回去吧,你一个女孩子家,遇见野兽猛虎啥的,你小命难保!”

白千柔宛然一笑,怀着明白装糊涂的问道:“我听说这山中有块千年首乌,吃了后百病全消,不知老人家可知这千年首乌在何处?”

那老头一听,饱满的额头上,顿时汗如雨下,心想这小妮子原来是特意找我的,这是要我的命啊,急忙道:“哪有什么千年首乌,全是这些人胡编乱造,就算是有,别人修行千年,难道就为了给人吃?”

白千柔认真的给这老头解释说道:“老人家有所不知,那蜀望城如今闹瘟疫,已经有不少人丢去性命,所以只有这千年的首乌作为药引,才能消去这瘟疫。”

听了白千柔的叙述,那老头并未有半点感动,反而看出这眼前的女子哪里是什么凡人,这不就是那“天谷洞”的白狐妖嘛,所以更是一脸不悦的回道:“我久居深山,那些人的死活与我无关,你要找去别处找,别耽误我钓鱼,若是再多纠缠,我就不客气了。”

老头哪里有心思听她说这些,此人分明就是要自己的命,所以想也未想,就想把她支开,谁知白千柔听老头这么说,却一声冷笑,这笑声吓的那老头又是一身冷汗,柔和的声音却如冰刀,声声刺耳的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开门见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千年首乌,好说好商量,你顶多断个胳膊,修个百年自然重新长出,若不依我,就别怪我收了你这小命。”

既然身份已经识破,老头也懒得继续装下去,丢掉手中的鱼竿,猛转身怒目盯着白千柔,厉声说道:“好啊!你这只白狐妖,你我同在这山中修行,没有想到你竟然为了那些愚昧的凡人,来要我性命,说的轻巧,让我断个胳膊,你有本事怎么不断条尾巴试试?”

“你……”

白千柔最忌讳别人提到自己的尾巴,不过她忍了,调伏了气息继续道:“若断我一尾,能有用,我岂会来找你。”

老头冷哼一声,斜眼冷对答道:“少在我这里假菩萨,当好人,事不在己,当然说的轻巧,你请回吧,我不给你小女子一般见识。”

“您老当真不给?”

“不给!”

一股无名的怒火在白千柔的心中升起,这完全不是平日里她的样子,原本黑色明亮的眼瞳,刹那间泛起殷红,闪耀着冷光,邪气的看着眼前的白发老头,那老人背对着她,一副不屑的神情。

确实,要是真凭借对法,白千柔不一定是他对手,同时白千柔心里又怎么会不清楚这一点,其实白千柔早已有所寻思,若毫无商量的余地,她只有硬取,她知道首乌精善于土遁,自己只有先下手为强,不然被其逃脱,要想再找到,那定是毫无可能了。所以她在暗中,拿出准备好的红绳,往那千年首乌精的身上一扔,那红绳在白千柔法力的驱使下,犹如一条灵蛇,极其灵活的缠绕住那老头的身体,并且勒得死死,让他根本无法动弹,整个形态看起来,活像一个大种子。

白发老头满眼怒火,眼中充满愤怒的血丝,将眼睛瞪着老大看着千柔,怒道:“好啊,我今日算是遭了你的道,你早有准备,你今日若要了我的性命,可是你别忘记,我和你这狐妖不同,我乃王母亲自点化,再修个几百年我便能修成药仙,你要是伤了我,将会受到天谴,九天雷劫将你万劫不复。”

“我没有想过要你姓名,我断去你一只手,拿去做药引,得罪了。”

千年首乌精大怒:“你敢,士可死不可辱,你断我一手,我就是追至天涯海角,都会杀了你,所以你最好杀了我。”

“你怎么如此冥顽不顾,能就上千百姓,那也是增修功德之事,为何如此和自己过不去?”

千年首乌精冷笑:“哼哼,我现在看见你这幅圣人姿态,我就觉得极为好笑。”

白千柔也不想多与他争辩,便道:“管他什么九天雷劫,我白千柔今日得罪了。”

说着白千柔运足灵力在掌心,猛的向那小老头的左手击去,刺眼的灵光让人无法睁眼,一声惨叫之后,吓得白千柔惊的睁大眼睛,因为那千年首乌精竟然用自己的额头挡了自己这一掌,白千柔失声道:“你怎么这么傻?”

千年首乌精,竟然释怀的一笑道:“傻的是我吗?我若不死,仇恨永埋在我心里,让我不得解脱,我若死了,我就此解脱,而你小白狐,你的劫比我可怜啊。”

语毕,千年首乌精当场死去,显出了何首乌本相,依然被白千柔的红绳紧紧的捆着。白千柔拿起首乌,她的心情沉重,看着手中的首乌,她的眼中不知何时,早已充满了泪水,她仰望着天空,深吸了一口气,微风吹起她的衣裙和长发,神情凄凉。“九天雷劫”她又怎会不怕,可是想起无辜无数的百姓,和那善良的张辅汉夫妇,她又怎么忍心不救,即便是丢去自己性命,她也无怨无悔,她用纤细白净的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何首乌,她眼角的泪花,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顺着桃红的脸颊缓缓滑下。

回到天柱峰下,张辅汉他们的草庐居处,白千柔也不敢过多耽搁,用一口巨大的锅,熬了满满的一锅汤药,然后将千年首乌以药引加入药中,浓浓的汤药上浮动着灵光,她的内心是愧疚的,不过此刻她已不能回头。

白千柔给张辅汉和孙夫人各备了一碗,亲自送了过去,将汤药递给了王长,给躺在躺椅上的张辅汉服下,然后自己将汤药吹了吹凉,递到孙夫人手中,孙夫人看着药汤,迟疑了一会儿,白千柔笑道:“喝吧,这次肯定有效。”

“找到药方了?”

孙夫人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白千柔,顿时内心有着说不出的高兴,接过汤药,她的手激动的有些微颤,然后慢慢的喝了下去,那药喝下肚,顿时一股暖流充满全身,无力的身体慢慢恢复精神,气息变的顺畅,脸色也由青白变得红润。

这时候张辅汉已经能自己起身走动,轻微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脚,然后对白千柔道:“白姑娘,您可是活神仙,这大家伙可都有救了。”

白千柔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活神仙这个称呼此刻听的让她感觉有些刺耳,她也不想让他们夫妇看出自己的心事,便匆忙找了一个借口要忙,就走出房间。看着白千柔离去的背影,孙夫人已经起身走到了张辅汉的身边,微笑着与张辅汉说道:“你看,这白姑娘还被你这称呼的不好意思了。”

张辅汉笑道:“我这可是大实话啊。”

孙夫人道:“都忘记问问白姑娘是找的什么药方,要是知道对我们以后行医很有帮助。”

张辅汉道:“白姑娘愿意说,当然好,要是不说,这是别人绝技,也是情理之事,不过现在的首要事情,就是赶紧施药,一刻也不可耽搁。”

他们组织了子弟和群众,加紧施药,花去了七天七夜的时间,这场瘟疫总算是得到了控制,他们却累的不成样子,可是看到都逐渐康复,再疲惫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微笑。大家正在高兴之余,孙夫人却突然昏厥了过去,张辅汉是第一个发现,所以极快的将孙夫人抱起,冲进草庐,放在床上,白千柔跟着进去,看看自己是否能帮上忙,看着焦急的张辅汉,关心的问道:“张大哥,嫂子这病才刚好,是不是这两天太累了,没事吧。”

张辅汉没有回话,而是将孙夫人平躺,用被子盖好,然后把脉。原本还是焦急面容的张辅汉,把完脉后,脸上露出喜色,这时候孙夫人也醒了过来,看着满脸喜色的张辅汉,疑惑的问道:“我这是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

“我,又要当爹啦。”

孙夫人听后自己都有些惊住,有点不相信的说道:“我说,你少拿我开心,你我都什么年纪了,你还不知道,我们女儿文姬都出嫁了,我还能怀孕?”

张辅汉抓住孙夫人的手道:“是真的,难道我的医术你还不信?”

看着张辅汉坚定的眼神,孙夫人信了,高兴道:“看来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希望上苍眷顾,赐我们一子。”

白千柔贺喜道:“恭喜你们了,真是双喜临门,不但瘟疫祛除,嫂子还怀上了孩子,你们肯定能如愿,定是一个儿子。”

张辅汉感激的对白千柔道:“这还要好好谢谢你,你才是福星,若不是你,我们夫妻二人怎么可能祛除瘟疫造福百姓,获此功德,才能喜获麟子,我张某在此谢过。”

“张大哥客气了,我这也不是给自己积功德嘛。”

白千柔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没有底气,因为那千年首乌精所说的话还回荡在耳边,自从杀了首乌精后,她的心绪一直不宁。就在此刻,晴天一声霹雳,吓的白千柔心惊胆战,差点有些站不稳,张辅汉忙问怎么回事,白千柔不敢说出实情,忙解释道:“张大哥,现在瘟疫已经解除,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情,我这就要回去了。”

张辅汉道:“你给我说,父母早已双亡,早已孤身一人,我夫妻二人也是刚来这蜀中,彼此相遇就是缘分,姑娘不嫌弃,完全可以放心住这里,我夫妻二人绝不亏待于你。”

正说着又是一声响雷,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白千柔吓的浑身颤抖,她的精神早被震垮,言辞变的闪烁,她极力地平稳自己的心绪不被人看出,勉强的笑着说道:“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自幼生活在山中,早已习惯一人独居,我就不打扰了,就此别过。”

白千柔已经不想再多停留,若是再不走,那天雷劈在自己身上,定会在此处现出原形,所以便匆忙的逃出房间。孙夫人呼着白千柔的名字,跟着走出房间,可是白千柔没有回头,不停的向前跑着,这时狂风大作,呼呼声响让人完全睁不开眼睛,孙夫人被吹的都感觉出不了门,身后的张辅汉扶住孙夫人,怕她摔倒。

“辅汉,你快去追下白姑娘,这天气如此恶劣,她此刻走多么危险,你赶紧去,我没事。”

张辅汉明白孙夫人的意思,他赶紧的追去,还没有走几步,就远远看见一条臂粗的闪电,从九天落下,直击在白千柔身上,随即白千柔凄厉一声惨叫。

延伸阅读

轮回剑典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paroma.cn/ar7y.shtml
“不要!”浅月茜情急大喊,却已经挽回不了桃心瓶被摔碎的命运了。这些承载着浅月茜满满希

我去世的那几年灵隐寺  http://www.paroma.cn/avvb.shtml
把莹莹送到家,又把赵启平开的药拿出来,把用法用量都嘱咐了一遍,然后在莹莹的指挥下从冰

深绿之海(死神同人)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paroma.cn/p4uw.shtml
虽然孙浪现在有了青龙剑和九爪金龙本身元神但孙浪还不能完全掌握,孙浪需要时间去消化去琢

网游之绝世邪皇在线阅读婚约  http://www.paroma.cn/gaeu.shtml
“若我是哥哥,宁愿守着嫂嫂平平淡淡的生活。”她靠在嫂嫂的怀里,感叹“哥哥”的愚忠,也

神探夏洛克(第2季)之弑仙图  http://www.paroma.cn/4ts.shtml
紫枫俊逸的脸庞透露着一丝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稳,深邃的瞳孔中却又有着一丝少年才有的狂傲

上清北吗?学校发你男朋友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paroma.cn/bwq5.shtml
演唱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八人将演唱会的节目排练了一遍又一遍,每个人都暗自期待着。形势

陵门诡术在线阅读交易  http://www.paroma.cn/pip8.shtml
第九章交易一人一怪互相对视着,野猪王低吼一声,低头加速向萧默然冲去,白森森的獠牙直指

玉皇大帝演义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paroma.cn/p99g.shtml
信件寄收有三十分钟的延迟。要等到半个小时之后,这一封盟誓才会出现在李道长的邮箱里。保

我让神话降临Recombinant·重组人  http://www.paroma.cn/yksg.shtml
十七和菲斯特终于突围到停车场,加西亚那辆酷炫的银红色跑车还停在原处,他们两人二话不说

星空尽头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paroma.cn/uhwo.shtml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们埋伏在外头等那妖怪饿得难受爬出来觅食的时候一举给它拿下?”谭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DNF:开局错娶赫尔德之打架的奶娃娃

    唐小璃和宋青书下楼的时候,大堂中好几个探究的视线停留在两人身上。那些视线让宋青书十分的不爽,所以,他回过头一个一个瞪了回去。看着宋青书如此孩子气的行为,唐小璃的心情好了一些。唐小璃也知,这些人如此是因为昨夜的事情。客栈的房间隔音不好,昨夜问道一半,唐小璃隐约觉得不对劲,便将周围几个房间的人都迷晕了。

  • 亦佛亦魔在线阅读第八章

    贺士年对杏倩道:“去给四小姐收拾东西。我们今晚就回贺家!”然后温柔又小心翼翼的对贺骄说:“蛮蛮别怕,我在魏县还有一所二进院的小宅子。等回去后,你先在那里住上半年,等我把家里都安顿好了。再接你回家。”贺骄苦笑一声,无可奈何至极。贺士年性格懦弱,耳根子软。被闵安如拿捏的死死的,尽管父亲已经对自己呵护备至

  • .怀孕了也要离婚第9章在线阅读

    就这样匆匆过了七年,苏碧池从一个五岁的小萌娃长成了一个十二岁的少女。而她的妹妹苏兮,她的智商却永久停在了五岁。苏兮就是因为灵力才灵者二级没有被邀请进入玄德学院。苏兮送了送苏碧池。苏碧池十二岁才勉强达到灵初初级,在这年的春天,玄德学院开始招生了!玄德学院位于九州的正中央,与司州,冀州,荆州,益州相邻,

  • 最拽的崽学说话

    当清晨的阳光从那方宽大的玻璃门斜射进来时,周源的闹钟按时响起,他伸手掐灭闹钟,翻过身继续睡。迷迷糊糊间,他听见客厅有悉悉簌簌的声音传来,他闭眼三秒钟,猛地睁开,昨天他带回来一个人。他翻身跳下床,原本还困倦的睡意瞬间消散地一干二净。客厅里,月妍光脚踩在白色饭桌上,仰着头张大嘴,两根手指头捏着周源漂亮的

  • 我,虫族女王,又回来了第十章

    一瞬间,刺骨的寒意钻进了骨子里,带出一身的白毛汗。方拾遗脸色几变,目光沉沉地盯了会儿孟鸣朝脖子上的手印,轻轻呼了口气,伸手在那细细的颈子上抹过,手印便消失了。孟鸣朝的脸在方拾遗掌心里蹭了蹭,迷迷糊糊地冲方拾遗笑:“师兄?”这孩子笑起来太有杀伤力了。春风似的在人心头捅刀。方拾遗宽慰地朝他笑笑,捏了把他

  • 某小说家成为了恶魔啊之民风淳朴XX市

    “尼克,你在做什么?”洛伊丝刚把写好的绿蛛同人发上去,一扭头就发现尼克正站在她的冰箱前准备开启那扇门,立刻紧张地开口阻止:“你如果饿了的话在橱柜里面有才烤好不久的蓝莓饼干,或者想吃些什么你说出来我给你做,别……”可惜尼克的速度太快,没等她全都说完就已经拉开了冰箱门。“啊哦。”尼克如同打开新世界般微微

  • 丛林死士在线阅读第1章

    方慕予看着正对面全身镜里面肤白貌美的自己,已经超过半个小时了。门外着急使用厕所的男人将紧闭的玻璃门拍的“哐当”响,“你在里头干啥子哟!是准备造航母还是导弹?打算跟我们同归于尽吗?!!”“……”方慕予转眸瞥了门口倒映的影子一眼,判断是一个中年发福的高大男子,听口音还是北方人。判断完毕之后,他转回脑袋,

  • 无限虚拟在线阅读第3章

    3后悔。而且是非常后悔!甄氏的脸已经红了,在看到程曦那种难以言诉的目光时她甚至于不自在的咳嗽一声,只觉得不止程曦,连周围的人看自己的眼光都变了,这简直让她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让她钻下去。可是没有,坤宁宫怎么可能有地缝呢?于是她不得不再次振作,强行提起架子端正着一张脸给贾史氏解围:“好嫂嫂,想必贾老夫人也

  • 最强抽奖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任明俊一阵吃惊,“不,不,我怎么会是死人了?我受伤之后,大夫已经来为我瞧过,我只是小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你现在说我是重伤不治,谁会相信?任明俊一阵认真的说道.“侯爷,你还记得,你在我们身上做过什么吗?现在我只是还在你身上罢了.方忆柳微笑的说道.“是啊,安定候府,忽然发生大火,安定侯被大火活活烧死.轩

  • 网游战斗法师第9章在线阅读

    测试很快就到来了,这个测试是为了了解新生的情况,在学习一定程度的知识与经过锻炼后,在稳定发挥自己的情况下,给学生进行魔法师阶级认证鉴定,这样为了之后的工作安排。李珂塔经过一个星期学习后,能很好的掌握拉力,并且拉力的性质与力量也开始有了一点变化。很奇怪的是,打倒风掣贼盗团用的光魔法,始终无法达到那时候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