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杀了这个男主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别劝吃苦瓜 来源:晋江文学城

舅母掰开肖承天的手,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吓,“我去报官,这私藏逃犯可是杀头的大罪。”

舅母还未转身又被肖承天一把拉了回来,“现在去报官就是自投罗网,你想死别拉着我们大家一块死。”

舅母顿时一愣,僵在了那里。

这里,肖承天拿了一套衣服给男人换上,煎了一副驱寒止虚的汤药让上官玥儿给他服下。

肖承天看着手里的一块金光闪闪的腰牌深深地叹了口气,“燕国人。”

“舅舅,你说他是燕国人?”

上官玥儿接过腰牌看到上面一个清晰地大字,“燕。”

根据先主的意识上官玥儿能辨别出这是燕国王侯将相的腰牌,她黛眉微蹙,底喃了一声。

“他是燕国人。”

“让他在这里住两天,伤好了就让他赶紧离开。”肖承天丢下一句话转身忧心忡忡的出去了。

第二天,男人醒了过来。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张在他昏迷前看到的那张脸,再次看还是那张仙的容颜神的风韵,世俗难容的秀丽容颜。

他第一次被这种容颜勾住神魂,就像心灵的鸡汤富有营养而不腻歪。

看的上官玥儿有些不好意思,他才缓过神呲牙笑着道:“我叫燕北辰。请问姑娘芳名?”

“上官玥儿。”

“好名字,玥儿回眸倾城颜。”

二人对视一眼淡淡一笑,算是互相认识了。

这时上官玥儿才看清楚,一副剑眉下幽明的眼眸里藏着一丝深沉之色,笔直的鼻梁下两片枫叶般的薄唇,娇艳的脸庞勾勒出清晰地线条,媚而不俗。

“多谢玥儿姑娘救了我。”

“这里是我舅舅家,你过两天伤好了就赶紧走吧。”

上官玥儿来到院子接着整理药材,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

面容清秀,一波墨发随意而倾泻,一身白衣洁白胜雪。

“肖承天。”男子刚进门就看到一名女子俯身在那里筛检药材,“你是?”

“我不是这的主人,你找我舅舅的话他不在家。”上官玥儿瞥了一眼男子接着忙活手里的活。

“姑娘,郑大娘在吗?”男人走到院子的石碾旁放下背上的背篓。

“你等等。”上官玥儿拍了拍手上的药灰进了屋后面的大库房。

过了一会儿,郑大娘从后院出来。

她摘下围裙满脸堆笑,老远就开口,“东方卿,你可是有一个月没有给我家送药材了。”

“上个月去了燕国,周郎中要的药材多,所以耽搁了很长时间,估摸着你家医馆的那些药材也差不多用完了,这就给你送来了。”

郑大娘招呼东方卿坐下,一边对着屋子喊道:“明月,快给东方大人沏茶。”

“哎,来了。”肖明月喜出望外的端着托盘出来,给东方卿和郑大娘各自斟上茶水。

顺便娇羞的问道:“东方哥哥,你上次说给我带的木偶……。”

“明月,这次我没有去楚国,下次楚国那边有生意一定给你带回来。”东方卿神态高雅,悠悠的说道,抿嘴一笑却化解了肖明月心中的小小失落。

“这小孩子就是不懂事,玩偶那种小东西只是东方大人随口提及的事,不要真正放在心上。你一个大忙人哪有时间去管那些。”

东方卿只是微笑不语,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

“东方哥哥,下次一定记得我的木偶人。”肖明月看着东方卿就连喝茶都是那样高雅不俗,一副花痴陶醉的样子,少女的春心荡漾。

“明月,我和东方大人有正事要说,你去帮玥儿整理草药去。”

东方卿听到玥儿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心动了一下,端起茶杯的手也微微顿了一下,侧首看着那处正在忙活着的姑娘。

东方卿的眼神在看上官玥儿,虽然是背影,还是盯了很久。

郑大娘见状忙道:“远方家的一个亲戚,家道中落,我家掌柜的不忍心就留下来了。”

东方卿听到郑大娘的话转首感叹道:“现在这世道,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

“可不是嘛。也就我们家掌柜是个老实人。”

放下茶杯,东方卿起身从背篓里取出几样药材,“既然肖掌柜不在,药材我就先放下了。银两我下次来的时候一并算,这是账本你看看。”

郑大娘翻开账本看着上面的数字,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这山参价格怎么和上次不一样了,整整高出了几个铜钱,还有石斛……鹿茸……。”

“这山参的质量比上次的要好很多,其它药材涨价是因为魏国货币的缘故,收了货币我要去兑换成金,这样才能在其它国使用。平均燕国的药材这个价格已经是很低了。”东方卿耐心的给郑大娘解释道,然而郑大娘似乎根本就听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我不管什么币换金还是换物,你这么高的价格我们医馆哪里还有利润?”

东方卿依旧表情淡淡没有什么变化,“这些药材都是极其稀有的贵重药材,如果像你自己采挖的这些药材我东方卿自然就不会这么定价。”

“反正我不管,除了山参其他的药材只能按照上次的价格,如果你不同意就带着这些药材回去吧。”郑大娘把账本往石几上一丢,脸色一沉。

东方卿淡淡一笑,收起账本,又把药材轻轻放进背篓里,转身便要走出院子。

“等等。”

东方卿转身看着那处的上官玥儿,谦和且高雅的问道:“请问姑娘还有什么事?”

“把你的药材全部都放下。”

“你确定都放下?你能做得了主?这些药材价格可是一金。”东方卿看着她,神情淡淡,就像看到天边的野鹤,那样灵空洞明。

郑大娘气冲冲的跑过来,“你这个死丫头,你知道这一金够我们家一年的口粮。”

“舅妈,这些药材虽然价格昂贵,但是都是根治疑难杂症的配伍药材,还是等舅舅回来再做决定吧。”

郑大娘听到上官玥儿的话更加来气了,黑着脸高喝道:“这个家还是我做主,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外来人来说话了。”

上官玥儿从东方卿背上取下背篓就把药材拿出来,边拿边说道:“这些药草我替舅舅做主先放下,没有这些药材很多疑难杂症病就没法很好的根治。”

郑大妈气的直咬牙,“哪有那么多疑难杂症,我看你这个外来丫头真是翻天了,等你舅舅回来就把你赶出家门。

留着你迟早是个祸根,自己在肖家白吃白喝也就不说了,是你舅舅心软看你可怜,你说你还弄回来一个不知来路的臭男人藏在家里,你这是闲我家的粮饭多的没处去是吧。”

东方卿看着二人吵起来了,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郑大娘,你也别为难你的侄女,这药才就按照玥儿姑娘的说法先放在这里,等北掌柜回来再做决定,我晚上再过来,如果这药才真的不要我东方卿再卖与别家,这样也不会伤了和气。”

郑大娘对着上官玥儿冷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里。

肖明月瞧见母亲进了屋里婉然笑着走过来,“对不起啊……东方哥哥!我娘她……。”

东方卿温文尔雅的微笑道:“没关系,生意人嘛,经常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时候肖明月看到上官玥儿已经把背篓里的药材腾了出来,她立刻上前拿起背篓走过来,小心的帮东方卿挂在背上,低声道:“东方哥哥你晚上早点过来,我爹酉时初就会回来。今天的事你别往心里去。”

“怎么会呢!”

肖明月在院外目送东方卿离去。

一袭白衣悠悠而去,肖明月抿着嘴唇笑意融融,失神之下转身与人撞了个满怀,吓得脸色一变,抬头一看上官玥儿手里拿着一把折扇。

“表姐你吓死我了,怎么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肖明月嗔道。

“看你那春意荡然的样子,怎么能听到你心里以外的声音。”

肖明月被说的一脸羞红,看到表姐向院外走去,上前一把夺过折扇,笑嘻嘻的道:“我东方哥哥的东西,我替他保管。”

想到晚些东方卿还回来就暗自窃喜,回头对上官玥儿道:“表姐你先一个人筛检药材,我得好好打扮一下。”

一会儿,肖明月换了一身粉色的小褂子出来。“表姐,你说绯色好看还是青色好看?”

“绯色好看。”上官玥儿弯着腰正忙着翻筛药材,回头瞅了一眼。

肖明月撇着嘴,心里琢磨着先前东方卿看上官玥儿背影的眼神,心道,自己满打满算才三身衣服,除了自己身上最爱的粉色衫子再者就是一件紫色牡丹褂子,方才见到东方卿时候穿的那身浅月色小外褂虽然好看,但是已经是好几年前的旧衣服了,不但颜色陈旧而且还有点小。

思来想去终于有主意了。

她心思一转,嘴角抿出一幕笑意,来到上官玥儿身畔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

“什么事啊明月,你看还有这么多药材没有翻筛。做不完这些活准被舅舅责罚!”上官玥儿抬头看了一眼肖明月又接着忙活。

“表姐,这活这么多一会儿也忙不完,我现在跟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

肖明月把脸凑过去在上官玥儿耳边小声的说道:“把你的这身青色衣服换给我穿,怎么样?”

上官玥儿和平常一样冷着脸,“你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就很好看啊。”

“表姐,你倒是换不换嘛。”

上官玥儿无奈,“来吧。”说着进了房里与肖明月换了衣服。

由于两人身材基本胖瘦适中就这么随意一换也看不出大小有什么不同。

延伸阅读

[陈情令]随江枳在线阅读怪物来袭  http://www.souwap.cn/xadr.shtml
牛人想起了自己在草原养牛养羊的日子,当时也时不时遭过狼,不过草原上的狼都是大灰狼,哪

诛仙神魔志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uwap.cn/xd68.shtml
蔡烬背靠着墙壁,鸦青色牛仔衬衣袖子卷起,堆积在肘关节上。纽扣随意的扣起一颗,纯黑的背

恶龙在渊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souwap.cn/gsj0.shtml
失踪了一年的霍真,终于活着回到了家乡凌霄城。霍真年幼之时就开始修行武道,却因出生平民

重生之八零后高手进化论第四章  http://www.souwap.cn/be4d.shtml
严歌看了一眼钱阳的手机屏幕,上面有着醒目的标题【震惊!校草封肃竟然与肥婆夜不归宿同住

我家Alpha是黑狗血味的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souwap.cn/aa7j.shtml
Ameis降临重庆(18)“心雨姐我明天想回重庆”易文清,一边整理,就手上的文件,一

无节操假嬛传之第七章大智若愚的愚  http://www.souwap.cn/xfpo.shtml
作为一个有智商,会思考的二代,朱涛是成功的。收个笨一点的小弟,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

圣道灵尊在线阅读闻宅  http://www.souwap.cn/dd0a.shtml
陈舟并没有跟唐枵说话,厕所里并不是个搭讪的好地方,何况他也不乐意搭讪,他压根就没想做

女配她只会苟(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uwap.cn/gsvb.shtml
射完箭刘志凯要送李婉华回家,李婉华没有拒绝,刘志凯跑得颠颠的开来一辆奔驰E级墨西哥版

都市:我的体质自动增长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uwap.cn/s3z3.shtml
1.1透明的修复舱内一位身姿少女正漂浮在淡蓝色的修复液中,黑色的长发如同怒放的莲花四

人生如棋局局新之叙旧?(2)  http://www.souwap.cn/pqc9.shtml
姜如暖心脏狠狠一扯,没想到回国第一天就遇到叶梦瑶,四年前的一切又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能少年社晋级纳气境

    回忆起来仿佛还历历在目,季长空望着仍处于修炼状态的季皓阳感慨不已,当初的婴孩如今也长到了虎头虎脑的年纪,还得多亏了灵猿一族不惜血本地喂食灵药灵果,让季皓阳的根基达到令人发指的深厚地步。别的暂且不论,单是服食的“万年石乳”,就足以造就他异于常人坚韧的经脉,加上近年来不断外调的名贵药材,季皓阳此刻体内血

  • 听说我们隐婚了在线阅读渣男渣女来袭

    “参见小姐”“起来吧!以后在我公主府不许跪来跪去,你们都是人,是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顿时众丫环侍卫心中五味杂粮:“他(她)们天生就是丫环侍卫,从来没有人跟他们说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有的的丫环侍卫都在那一刻都心甘情愿的跪了下去:“奴婢(属下)誓死效忠小姐。”“都起来,雪月,

  • 五途修士之命运在线阅读第1章

    这,是什么感觉?软软的,暖暖的,周围都是粉红色,像一个甜蜜的梦。这应该是母亲大人的腹中吧。对啊,现在我已经是母亲大人的孩子了。当那群神明在黄泉商量怎样让我重生怎样处理我的身体时,母亲大人站了出来,她说愿意成为我的母亲,如果我乐意的话,她会很高兴。我当然乐意啊,能真正成为你的孩子。或许你心里早已知道我

  • 型月最强近战法师第九章在线阅读

    这时,我们周围突然弥漫起黑雾,浓密的黑雾让我们看不清树妖的身影了。正当我们惊慌的环顾四周时,一个清爽的童音在浓密的黑雾中轻声响起。“跟我走。”尽管我们小孩子的都是脆生生的童音,我听多了没什么感觉,但我从没听过像这样好听舒服的童音,带着一股子清爽,莫名的让人安心。然后我感觉我的手被人抓住,我慌乱的用另

  • 〖综〗骑士的悲惨人生在线阅读离婚

    “不知好歹不知廉耻,我们励家就当养了只白眼狼!”“你这样的媳妇励家要不起,识相的就早点收拾好东西给我滚!”“......”容行嘉微微拧着眉头,看着眼前女人的嘴皮不断翻动,冒出一长串难听的话,心中惊疑不定。她的话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这不是先前自己看过的一本狗血豪门言情小说里面的剧情么?“容行嘉,你连名

  • 枕上豪门:冷酷首席契约妻第2章在线阅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阵痛苦的刺激弄醒,头似乎快要裂开。耳边传来凄切婉转的哭泣声:“小风,小风,你一定要醒过来,不要丢下妈妈,不然我怎么活啊------”他很奇怪,这一刻,随着疼痛,很多不属于他的思绪一股脑的涌上心头,他是影子,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新的名字。萧秋风,他叫萧秋风,而且还是个小孩。慢

  • 论如何与撒旦破镜重圆在线阅读第二章

    火焰噼里啪啦的烧着,偶尔细小的火星也会迸溅开来,不过在元始的一道法力之下,便是再一次步入规规矩矩的样子。当一个乖巧的火焰。台衣到底是如愿以偿的成功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开荤。魔爪成功的向之前的那只没事老往树上撞的野兽。至于这野兽叫什么,台衣并不清楚,头有角,身似牛,有三尾,尖牙利齿。从不久之前的食草动

  • 穿成豪门警犬!巨萌!超凶!第2章在线阅读

    六墓地离城镇不远。我们打了两计程车,下午一点已到了墓地;门罗走在前面,不大走了一段他便停了下来。那是一座不大惹人瞩目的墓地,碑上的照片还清晰可见,一切仿佛还恰如昨天。门罗点了冥纸,献了花圈;一跪便是十分钟。我和晚霜站在两侧,目光双双缄默地投向墓碑。十七分钟后门罗开口说话,“妈妈,我好想你!你在天上还

  • 帝国战纪相遇三清

    伏羲也是在一旁说道:“女娲所言不错,此宝是我们一起发现的,怎能让你空手而归?轮到我执掌时,女娲自然也能一起参悟。”昊天不由得笑了起来,伏羲和女娲的表现又何尝不是让他也好感倍增!原本他结识伏羲、女娲虽然主要是为了论道交流,完善自己的大道,但是同时也掺杂了一些功利心,毕竟女娲是日后的天定圣人,伏羲则是一

  • 我在诸天捡现成的把她生的那么蠢

    江子谦温润有礼的送她回家,说:“啊洛,好女孩不要随便留在别人家里过夜。”她早就不是好女孩了,她只是想自欺欺人,留一点点幻想。“不了,我还是回去吧。”她再一次拒绝了他。敢这样拒绝顾斯臣的人,只有她。她也只不过是仗着他的爱和风度罢了。顾斯臣沉默了半响,才艰涩地回应道:“好,回去吧。”不过摧毁的念头却在此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