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总有人要实现我的愿望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君子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年十三,这一天老天好像是要下雨,可半天都没有挤出点毛毛细雨来,一片愁云惨雾。

中午时分,杨易眼昏昏被父亲盯着,脸上没精打彩,昨晚没睡好。

玄鱼坐着旁边呆看,目光充满同情。

才刚吃过午饭不久,杨缜正在厅里来回渡步:“儿子,《论语》诵读一段出来,且让我看看你这几日有没有用功。”

杨易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哑口无语,的确是读不出来,他就不相信,凭他的后世知识,在这个时代混不出个人样来。这时代男人只有混个入士才能得到地位有尊重,杨缜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入士,入士就代表前途光明,入不了士就只有帮助经营家里的产业,也就跟农商挂上了勾,杨缜不想儿子步上自己的后尘。或者去从军,或能博个功成名就,随即又摇头,以儿子这副身板,哪是这块料!纵使从军也要从读书开始,否则怎能拼个好出。

杨易直接了当道:“爹,别迫我了,将来我自有打算。”

听到这话,杨缜好几天的劲被沷上一盆冷水,瘫坐到椅子上,沉默了一阵子,眉毛都拧紧,此刻的他深深为曾经的懦弱而感到万分后悔,儿子已经过了那个接受教育的黄金时段,读书的种子还没来得及种上,为时已晚了。罢了罢了,既然儿子都笃定说有他的打算,还瞎操什么心?看看他年纪小小就敢带女孩子回家,有哪家的同龄孩子有这本般事,至少找媳妇不用自己操心,在这方面杨缜还是对儿子很有信心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啊,当年追求者无数的老婆不也是哪个官家子弟风流才子都看不上眼,偏偏就跟了我!

这时宁雨织就拿着一盘水果走上来,招孩子过来吃东西,有葡萄、香蕉、柿子、桔子,还有一种叫鸭梨,比较大的那种!

玄鱼好吃,而且是杂食类,好吃的都喜欢吃;杨易嘛,就挑了个最大的鸭梨吃,吃相很淡定。

杨缜依然颓废,有些气馁了,无心再吃什么东西,宁雨织拿着一串葡萄在他眼前幌来幌去都视而不见,有点像失了魂,宁雨织以为他无视自己,怒气上脑,使劲往他胳膊狠狠一拧,杨缜全身都抽起来,却没有发出一点点痛苦叫喊,只有脸色憋得通红,宁雨织对他的反应极为满意。

杨缜十分不满,与妻子四眼互瞪,又不敢吵闹,怕惊到孩子,外面一名头戴斜帽的家丁跑到堂前道:“五爷,五少奶奶,外面有人带来传信,说要亲手交手五爷手中。”说着把手中的信件奉上。

杨缜接着信件,示意家丁退下,只见上面写着‘杨缜亲启’四个楷体字。他拆开览读一遍,渐渐舒眉,对妻子道:“娘子,是苏兄自苏州回来,想在金陵住几天,然后启程归京师去,看时间应该是今天就到,我得赶去接他,在长安多得他的照应,还没好好报答人家。”

宁雨织点头道:“我随你一起去吧。”

之后宁雨织唤来撷菊和绿纽等丫鬟好好顾看住儿子,便准备出门去。将要临去时再三叮嘱,早就发现儿子有偷偷跑到金陵去玩的习惯,开始给他禁足了,这样一个半大孩子走在大街上没大人陪同,不法分子居然没有盯上,某些存有坏念头的人没对他下手已经很不可思议。可以说现在的杨易已经活在了父母的呵护中,健康成长。

“我也要去。”杨易很好奇这个苏解到底是什么来历。宁雨织一般对他很顺从,要跟着去也没什么,就带着一起出去了,玄鱼自然也要跟着去。

马车滚滚,不疾不徐行走在马路上,金陵府的石铺大路很宽,两边是行人道,中间可容三辆马车同时行走。

马车上,车厢里很宽敞,摆有铺坐,可容纳数人,两边窗口外传来江淮官话的喊卖声,人声嘈杂,杨易朝外面望着,一路如走马观花,真是一幅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经过街集、经过城门楼、经过小桥流水,见到的都是形形色色的古人,想起那一世,恍然如梦,真正的恍如隔世。据说有一种蝴蝶有一双很厉害的翅膀,轻轻一扇,就会发生蝴蝶效应,历史的车轮就会改变轨迹,拐向一个未知未来,他杨易是否就是这只蝴蝶?他将来是否真的会改变这个已经偏离的历史?

不知不觉,马车已经到了秦淮河渡口,从信上说苏解是走水路从苏州到金陵,只是人头特别多,要认出个熟人真不容易,杨易想到若拿牌子举起,写上苏解两字,岂不是更方便,当即把这想法告诉了父母,果然受了父母的赞许,两人都觉得自己的儿子还是挺聪明的,照着这法子做,人群中升起了一块白色牌子,牌子写有“苏解”二字,晃来晃去,东游西荡,最后坐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坐着歇息,牌子仍高高举起,引出无数双目光,就是没看到苏解其人。

“杨兄!杨兄!”

过了一会儿,终于传来了苏解那有些沙哑的嗓音,声音越来越近,身着月白长衫的苏解依然是两手空空而来,脸上挂着风霜之色,冲着这牌子走来。

杨缜兴冲冲奔上去,两人来了个抱礼,便相互寒暄起来。

宁雨织带着两个孩子上前:“苏大哥,近来可好?”

苏解展着笑脸:“弟妹有心了,多日不见,弟妹依旧风采照人。”

这边杨缜打断道:“都回去再说,回去再说,怎好懈怠苏兄。”

苏解摆手道:“这次不可再打扰杨兄了,我自有落脚点,估计都已经安排好了。”

“已经安排好了,莫非苏解还有朋友在这?”杨缜问道。

苏解暗自叹了声:“一言难尽,都是风流债。”说着偷偷扫了二人一眼,真有点老脸微红了,但这种事也不好瞒住朋友,只好说了。

杨易嘴角勾出一个邪笑,拉了拉母亲的手,道:“娘,那边有个女子朝我们这走来!”

几双眼睛同时投去,果然见到一名风姿绰约的女子向这边走来,她一双眼睛只看着苏解,含着几份幽怨,几份脉脉;款步行来,身段丰腴如玉,打扮清简,拿着个包袱,只是多了点风尘气质。

杨缜两夫妻会心一笑,自认还是很识趣的,没有再强求了,只等着苏解来介绍介绍。

苏解待那女子走近,才介绍道:“翩然,这位是杨缜,金陵人士,旁边这位是他的内子杨宁氏,还有他们的两个孩子。”

然后向杨缜夫妇道:“这位是我在苏州的红颜知已柳翩然。”还没有道出来历,但都隐约猜到。

柳翩然向杨真夫妇盈盈一礼,声如黄莺,一听便知是唱家子的好嗓子。

原来她就是苏解所说要去苏州会见的佳人,阔别数年,两人再次重逢,情景不怎么美好。两人曾经彼此倾心过,一番山盟海誓,生死契阔;一个说此生唯她不娶,一个说此后不再接客,只待郎君,是一名青楼女子。大概是五年前苏解因有要事赶回京师,两人殷殷惜别,相约一年后相见,可匆匆数载过去,苏解失约了,当苏解心情复杂来到她面前时,看到的也不是那个闭门谢客的痴心女子,依然在陪男客饮酒作乐,极力卖笑。苏解并没有生气,这世上没有谁会一辈子守在原地等你,是他失约在先,在门口看了一眼,留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去。

那女子听了,没有挽留,可当天晚上就将自己多年积攒的钱给自己赎了身,一路风尘仆仆追来了,说要这辈子都不会再失约,愿与君直到老,直到死。

一路上苏解经历一番思想斗争,带一个烟花女子回去还是有一定阻力,当年的风流韵事只是少年狂,现在早就淡了几分,此去为的只是道个歉,若对方依然信守诺言,他会义无反顾的带她走,可她已经令他失望了,心碎了一半,虽然是他失约在先。

杨缜夫妇听了后,深为感叹,宁雨织固然是想苏解不能辜负美女恩重,可他们之间已经不是彼此喜欢这种纯粹情爱了,已经有了一道痕,男女之爱是最容不下沙粒的。

快要临别时,苏解说与杨易特别投缘,想要跟他单独聊上一聊。

岸边,苏解望着河上来往船只,笑道:“杨小贤侄是否一直试图想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杨易并不否认:“没错,我不喜与来历不明的人做朋友,同样不喜来历不明的人做我父母的朋友。”

苏解回头道:“想不到你年纪小小,疑心这么重,我看起来就这么像坏人吗?”

杨易望他一眼:“很难说,作为朋友是不是应该双方敞开心扉,似你这般刻意隐瞒,也只有我爹不会在意。”

苏解叹道:“非是我不愿意表明身份,只怕让对方知道,就不敢与我交朋友。”

杨易觉得谈到这已经够了,再问下来也没意思,要说人家自然会说,强迫是没用的,而且也看出此人有真性情,值得一交。转眼看见那位柳翩然,正站在不远处静静待他,心想着此人在京师定有地位,何不助他一助,结个善缘,对将来或有好处,便把两人都唤来,想着找个法子解开两人的心结,无非就是破镜重圆,这两人之间的问题不大,说难也不太难,缺乏的就是沟通嘛。

杨易对两人道:“你,当年为何要爽约?你又为什么要去接客?”

苏解含糊道:“当年家中有要事缠身,实在无法脱身。”

柳翩然拧着衣角道:“奴家只是觉得他没有来找我,自己总不能永远的等,到了第三年,失望了,在老鸨强迫下,只好出来接客。”

这时,两人才彼此释然,偷偷对视了一眼。

杨易摇着头道:“你一个大男人,对女人失约,我也不好意思说你,当时捎个信不就得啦。还有你,唉……”

两人的变化没有逃过杨易的法眼,这二人倒是挺合衬的,都是那种不善言辞的人,若没有第三人看出个中关键,估计这辈子都这样了。话已至此,在杨易告别转身那一霎那,两根小指头偷偷勾在一起……

“杨贤侄,将来若到京师,记得找我,能帮得上忙的苏某一定会帮。”苏解的话语自远远地传来。

杨易一个转身,只看到两人已经消失在人海中,暗骂一声,连个地址都不给,叫我怎么找你,这厮真是个忽悠货!

之后,杨缜携妻儿回去,苏解留下了客栈住址,打算过完元宵节再启程。杨缜夫妇很好奇,怎么这两人一会儿疏远,一会儿又眉目传情,这变化也太快了吧,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好事,能见证一对有情人成眷属,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但何尝没有感同身受。

杨易一直以为这古时候,男女婚嫁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恋爱不自由,成婚之前,基本上遇不到一个对得上眼的异性。却没想到这红尘之中,还是有太多痴男怨女,之死靡它。

延伸阅读

小神仔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yejr.shtml
小神仔三轮车地处革命根据地“铁道游击队故乡”山东省枣庄市境内,是一家生产各种儿童系列

ocyclone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nhju.shtml
ocyclone手机壳总部多年来一直专注于手机通讯设备周边配件批发提供各大品牌手机原

王小贱鲜果零食店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u4xk.shtml
湖南王小贱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是一家集销售水果、进口鲜果、零食、进口食品、干果等来自全球

品型练字硬笔书法教育培训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erz.shtml
品型练字耕耘书写教育20年,成为规范汉字培训家。在练字法门方面,形成了理论体系与实战

蓓蓓箱包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d3tm.shtml
蓓蓓箱包是女包、钱包、卡包、男包、拉杆箱、双肩包、电脑包、帆布包、腰包、胸包等产品生

上海良泽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abyg.shtml
上海良泽进口阀门公司将致力于使得客户、股东及其他合作的社会团体更加满意!LZ公司作为

天河车载电脑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ynjg.shtml
广州天河永福汽配城金成汽车配件经营部是JCAA汽车喇叭、汽车尾喉、DLAA雾灯射灯、

金格丽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u7vd.shtml
金格丽珠宝是打造高品质的产品、周到的售后服务、时尚的设计、优雅的品牌,也是珠宝首饰行

缘诺化妆品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xsp8.shtml
缘诺化妆品是一家从事问题肌肤自然修复研究的生物科技公司并在系统干预上融合中医经络学体

衣美家加盟  http://www.creditdamagescorefinder.com/a50v.shtml
加盟条件1、强烈的环保意识衣美家所提供的服务都体现绿色的原则,这也是为什么衣美家能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佬觉醒之后在线阅读第6节

    第六章身价飞升听到唐千重的介绍,包厢中的几人面面相觑,心中惊异,这年轻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然能被唐千重称为兄弟?几人暗自留了个心眼。互相介绍着认识了之后,叶子川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这里有好几位他都听说过,无一不是蜀都有名的大老板,这可真的是名副其实的上流圈子。不过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叶子川能发现,

  • 挑剔的她在线阅读占星族)

    甘浪被甘宁嘱咐了半天最后和安叔二人离开了孙坚营帐。出了营帐甘浪松了口气伸了伸懒腰笑道:“总算出来了,营帐内太压抑了。”安叔走到甘浪身旁低声说道:少爷,听闻那个黄巾军先锋赵弘有万夫不挡之勇,我们此次前往要小心啊,看不行就跑,逃回临江巴郡,量孙坚也不会过于为难我们。“逃?我怎么可能会逃?”甘浪皱了皱眉头

  • 藏在时光里的人之浪漫微电影

    冷嘉轩的上衣还没来得及换好,就走到了左晰身边,原本被门框撞得有些发蒙的左晰看到*着上半身的冷嘉轩正走过来,脑子一下就变得清醒了,一边后退一边道,“我没事,我没事,你继续换衣服吧.说着,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屋子.冷嘉轩看着落荒而逃的左晰,嘴角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个笑容.左晰逃也似的离开了冷嘉轩的屋子,然后回到

  • HP-四巨头在霍格沃兹之的晚餐

    在喵大人冲到门口的一刹那,门打开了,一股强烈的酒味瞬间涌进了大厅。“喵大人,我,我回,来了!”静静跌跌撞撞的扑进大厅。喵大人飞身跑向前,把静静甩掉的鞋子扒到一边,因为它看到静静的脚即将踩到鞋子,如果踩到了恐怕自己的主人要摔倒在地了。喵大人刚把鞋子扒开,静静的脚重重的踩在喵大人的前抓上。“喵!”喵大人

  • 只许她靠近原来她真是大明星!(新书求收藏鲜花)

    “不是吧,欢姐,难道你又想耍我?”“怎么以前从未听你说过,你还有个当大明星的小表妹?”不知道欢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洪易顿时有些狐疑地瞧着她。“嘿嘿,就知道你不信,等着瞧吧,到时候你就明白啦!”欢姐并没有多说,只是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瞥了洪易一眼,便继续飙起车来。在这个女老司机的技术引领下,不到半个

  • 墨染相思江南远奇点世界

    来到舱里,不禁吃了一惊,只见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的,有的躺过道,有的抱着座椅,姿势千奇百怪。老五蜷缩在座椅上,一条胳膊耷拉出扶手,脑袋很奇怪的歪扭靠在椅背上,整个一“霍金在网吧”的姿势。霍金在网吧是一个照片,里面是一个上通宵的邋遢小子瞌睡在椅子上的形象,因为这姿势很像轮椅上的大物理学家霍金,所以被称作霍

  • 风雨条城镇在线阅读新手任务崔秀娥

    四人坐着轿子下山,在山脚寻到自家的马车,坐上马车启程回府。这次车走了好远,陈宛姝竟也没有晕车,就是身上依旧有点提不起劲,命注系统说这是因为绑定的缘故,回府之后睡上一觉就好了。两姐妹依旧同坐一车,陈宛媞依旧不主动开口说话,只是端正坐着,找了本书看。陈宛姝几次想开口和她聊聊天,都是欲言又止,真心不知道该

  • 末世天灾生存日常在线阅读第八章

    为了调动工人的积极xìng,罗峰把前世的一些工厂管理条例和工人评定标准提前拿了出来,按照各人技艺的高低,把工人分为了学徒工、初级技工、中级技工、高级技工、技师、高级技师一共六个标准,采用计件的分配方式,多劳多得,少劳少得。同时,为了能够迅速的扩大自己的工人队伍,罗峰还专门对‘传帮带’提出了奖励条件,

  • 挚友在线阅读第二节

    “不!”猛然惊醒,海水灌入耳鼻的窒息感还未完全退散,她大口大口地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四周一片洁白,是医院独有的消毒水味道。苏晚躺在病床上,总觉得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环顾四周,视线越过茶几,最后落在了沙发上。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收起手上的报纸,直视投来的目光,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没想到

  • 网游漫威之恶魔小龙在线阅读第五节

    黄濑凉太始终忘不了第一次看到白木千纱哭泣的场景。她一个人在体育馆的后院默默的流泪。若不是他无意走近,他都无法察觉对方在哭泣。而那之前他只是当对方是一个对他还算不错的前辈。大概便是在那次之后,他开始在意起来,究竟是什么让这个表面如同包裹着一层坚冰般的前辈,露出让人心生怜悯的表情呢?好奇不一定是喜欢,可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