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真性恶魔新文求收

作者:所谓惭愧 来源:纵横中文网

渡轮上,李慕辰倚在栏杆边,海风扑面,吹得人头发凌乱。

不远处有海鸥飞来,在船首盘旋。

泛着滟潋金光的海面,一颗滚烫的红色火球,正要沉入岛的西边。

他眺望前方,码头边站着三三两两的人群。

那里是三美岛,也是他的老家。

到岸了,李慕辰提起行李,排在人龙后面,依序下船。

现在正逢旅游旺季,来岛观光的游客非常多,等着接他们的车子,在码头边停成一列,不同家旅馆的人员,举起写着姓名的牌子,将各自的客人领走。

李慕辰还没左右张望,在岛内唯一一家饮料店前,有台面包车,车窗里,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子探出头,朝他挥手。

“喂,辰子,在这里。”

李慕辰才靠近,副驾驶座就有人开门下车,帮他将行李丢进后车厢。

那个人穿着及膝短裤,脚趿夹脚拖鞋,痞气地朝他露齿微笑,“臭小子,终于知道回来了啊?”说完,用手肘夹住他的头,故意拨乱他的头发。

两人打闹时,那女孩就在车里喊:“山河,你下手别太狠,这样就少个人奴工了。”

李慕辰率先释出善意,停了手,可女孩称呼大哥的男人,依旧朝他的肚子揍了一拳。

“次澳,傅山河你有完没完!”李慕辰吼道。

他虽然吼得凶,但脸上却带着笑容。

他们是一块长大的哥们,从小打闹惯了。

坐上车后,李慕辰对着后视镜,与驾驶座的女孩互看几眼,慢悠悠地说:“顾晓枫,妳行不行?

“别小看我。”顾晓枫油门一踩,面包车顿时飞驰出去,副驾驶座跟后座的两个男人,因为惯性,都往后仰了一下。

“我还不晓得妳这么有本事,竟然这么会开车。”李慕辰违心地奉承。

“你不晓得的事情多着呢。”顾晓枫笑。

李慕辰在心里算了算,距离上次回这里,已经有一年多了。

不过,说回来也不对,家里发生变故后,他就被带离这座岛。

他还记得顾晓枫那时刚升上高一,身边站着傅山河,两个人一同在码头送他。

尔后,顾晓枫的母亲过世,她也跟着离开小岛。

当时他们拜把兄弟,岛上铁三角,以为会永远待在岛上的,可最后留下来的只有傅山河。

这几年,傅山河在岛上开间旅馆,一楼是酒吧,规模不大,但经营的有声有色,旅游杂志跟网站介绍,来三美岛,没到这里喝杯长岛冰茶,再跟店猫拍张照,等于没有来过。

车子在一家杂货店前停下,傅山河进去跟老板寒暄几句,就从店家后头搬货上车。

顾晓枫解开安全带,跟李慕辰一同下车帮忙。

她身手俐落地先扛起一篓大白菜,李慕辰也不帮她,另外搬了两箱啤酒。

顾晓枫小时候比任何一个男孩子都野,岛上谁也没把她当女孩子看,她那一身蛮力,何止不让须眉而已,比她高一个头的傅山河,也曾经被她打得落荒而逃。

货物装在完,车子开回旅馆后面,岛上**少,又值旺季,里头早就聚满游客,音乐的轰鸣声,震得耳膜几乎要裂掉。

顾晓枫催促傅山河,“这里交给我们,你先进去,当老板的,不坐镇在店里怎么行。”

傅山河也不客气,东西丢给他们,人就进去换装。

等到两个人忙活一阵,终于进到酒吧,李慕辰远远指着傅山河,挑了挑眉毛说:“晓枫,他这是吃错什么药?”

明明是间偏向动态风格的酒吧,偏偏老板身上穿的是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前面是一条完全不搭嘎的工作围裙。

顾晓枫撞了李慕辰手臂一下,“等等山河来了,你可别笑他。”她提醒归提醒,可嘴笑得比谁都开,“还不是有人把他的照片放上网,说他跟某个男明星长得像,人家在戏里演咖啡店长,他就去淘了一套来穿。”

李慕辰默了默,发自肺腑地说:“我瞧着他那头发,倒还挺像,都是黑色的。”

顾晓枫点头,“那是,山河为了这个,还专程搭船出去,花了五百块请设计师剪的。”

“下次让他把钱省了吧,我替他剪,只要五十块。”李慕辰说。

“有默契,我也是这么对他说的,可你晓得他回我什么?”顾晓枫笑,“他说人长得丑,剪五块也是浪费,像他那么好看,五百块剪一颗头,那叫做物超所值。”

姑且不论物超所值能否用在这里,李慕辰的嘴角仍是抽了抽,“妳应该回他,猴子穿上衣服,剪了头发,也不会变**。”

“你嘴真毒,我们是好哥们,你怎么能这么说他?”顾晓枫自顾自地走到窗边,特别为他们留下的桌子旁,“猴子也有尊严,你笑他,以后还有谁耍猴戏给你看?”

李慕辰扬起嘴角,“对,妳说得有道理。”

桌上的小蜡烛,烛火摇曳,顾晓枫不说话,在明灭的灯火映照下,李慕辰觉得她已不像过去的她。

他听过女大十八变,可每隔一段时间跟她见面,她就长开一些。

直到今天再见,顾晓枫跟以前头顶黄毛,肤色黝黑的模样,相差起码有十万八千里。

顾晓枫望着漆黑一片的窗外,浪潮拍打岸边,发出澎湃的波涛声,这是岛上温度最宜人的时候。

日与夜,海风与陆风交替,白天风由大海往陆地吹,夜晚则是相反过来,袄热的暑气,被吹得一乾二净。

风扬起顾晓枫鬓角的发丝,她用手指将它们顺回耳后,可这是徒劳无功的事,她无奈地苦笑,“才待两天,我整个人都被海风给吹糙了,回去不好好保养,我的脸就毁了,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

李慕辰不置可否,岔开话题问:“妳还在兼差当模特?”

顾晓枫端起桌上的水杯,转动杯身,停顿片刻,才说:“偶尔接些工作。”

“赚的钱够用吗?”音乐声忽然转大,李慕辰只得扯着嗓子问。

“还行,省着点花,没有问题的。”顾晓枫轻描淡写。

李慕辰迟疑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说:“这工作做不长久的,妳要以课业为重,如果有困难,我可以帮妳。”

“你讲话别这么正经行吗?吓得我差点跪下喊你爹了。”顾晓枫笑出声,“模特这行业没你想得那么寒碜,你当刑警,赚钱不容易,得好好存下来,将来当老婆本。”

“顾大妈,妳比我还啰嗦。”李慕辰回敬她,“我们亲兄弟明算账,算妳三分利就好,我一点也不吃亏。”

“放高利贷呢。”顾晓枫呵笑,“小心我去局里投诉你。”

“不怕,我等着,妳尽管放马过来。”李慕辰笑了笑。

这时,傅山河一副文青咖啡馆的店长样,斯斯文文地端个托盘,夹着腿走路,给他们送来两杯调酒。

李慕辰倒吸口气,这画面实在恶心,他缓了一会儿,才咬紧牙槽说:“你他妈的能不能别这么娘娘腔?男人没个男人的样子,你这样是要做给鬼看!”

傅山河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坐到顾晓枫身旁,淡淡一笑,“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在忌妒我,因为打小时候起,我比你长得高,也长得比你帅,所以你一直故意找我的麻烦。”

李慕辰气笑了,他的确对流行没太多研究,可他还晓得什么叫违和感,“你要真想这么穿,可以,先把酒吧改成咖啡馆,到时你就算穿裙子煮咖啡,我也不管你。”

傅山河听他这么一说,摇着头说:“我要听了你这个时尚敏锐度为零的家伙建议,我脑子才真是进水了,这叫做反差风,你这种没文化、没格调的人怎么可能会懂。”

李慕辰自知没法跟他沟通,索性闭紧嘴巴不说话。

顾晓枫幸灾乐祸,在旁边大笑出声,惹得周遭的人,尤其是男人,多看了她几眼。

李慕辰眉头轻微地皱了皱,顾晓枫变化太快,他几乎认不得她。

她举手投足间,竟有股慵懒妩媚的味道,很容易遭来苍蝇,可幸好有他跟傅山河两尊大佛在,没有人敢过来找她麻烦。

这么多年了,李慕辰从未在岛外与她见面。

他们三人的友情,好像凝结在这座岛上,不管时间怎么流逝,却从未有半点改变。

他对她的认识,也一直停留在这种爽朗的印象里,可他依据多年办案的直觉,隐约感觉得到,她在掩饰些什么。

李慕辰知道,当年在他父母亲过世的那一晚,顾晓枫就已经变了,只是她隐藏得很好,连傅山河也没有察觉到。

这时有一个男人走进来,他直接走向他们那一桌的左后方。

其中一名短发的女孩,像是喝多了,勾着身旁一个男孩的手,语无伦次地说:“余晋……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夫-赵明翰。”

紧接着她夸张地笑出声来,“赵明翰,我跟你提过我有个竹马,你以前没见过他吧?正好今天你来了,你们两个可以互相认识认识……”

话一说完,她索性歪着头,亲昵地枕在余晋肩膀上。

他们一行有男有女,约莫有四、五个人,原本聊得挺热络的,却在这个时候冷却下来。

“何杏,妳醉了。”余晋叹口气,“我送妳回房间。”

赵明翰突然伸出手阻挡他们,“余先生,由你送我未婚妻回房,再怎么说也不太方便吧。”

“我没醉。”何杏不知道被触动哪根神经,抓紧余晋的衣服不放,声嘶力竭地大喊,“别把我交给他!”

余晋也不管周围的人都在瞧着他们,尤其是何杏的未婚夫那一张寒到可以掉下冰渣子的脸,仍然语调温柔地说:“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妳。”

何杏沉默片刻,忽然低下头哭了,“你骗人,如果你真的喜欢我,不会连我跟别人订婚也不阻止我。”

她话一说完,扭头便往店外跑,余晋立刻追了出去。

那些与他们同桌的朋友,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

赵明翰也没多待,在那两个人前脚跑出去,他后脚跟着走了。

店内一时有些尴尬,可在制造纷乱的三个人离开后,不久又慢慢地活络起来。

客人们只当刚刚是免费观赏一出狗血的闹剧,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但顾晓枫却不这么想,她推了推身旁的傅山河,“傻了你,还不快点追上去?”

“我神经病啊我,干我屁事,我追他们做什么?”傅山河说。

李慕辰恨铁不成钢,冷笑一声说:“难怪我投资酒吧的钱都回不了本,他们没付钱就跑了,你当老板的,竟然还不晓得要追。”

傅山河拍拍脑袋,“唉,对喔,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顾晓枫跟李慕辰相视几眼,她看差不多了,便安慰傅山河说:“他们是不是你的房客?要是的话,明天退房时,你再叫他们付钱就好了。”

“还是我们的晓枫聪明。”傅山河亲昵地搂着她的肩膀,只差没抱住她。

李慕辰明知他们在玩,都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可他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顾晓枫跟他相处时,就没像与傅山河在一起那么放得开,她对他一直保持着距离,所以她会回来岛上找傅山河,却从未去找过他。

傅山河看气氛沉默下来,忽然凶狠地说:“辰子,哥们奉劝你,投资有赚有赔,你不能老想着一定会赚钱,退一步说,你钱既然拿出来,就别老挂在嘴上,这样多伤我的自尊心,到时你就别怪我不顾多年兄弟情份。”

李慕辰挑眉,“就凭你,你还能怎么我?”

傅山河坏笑,“赶你出去呗,别忘了,现在旺季,岛上的旅馆都住满人呢。”

“刚刚谁说我是投资人来着?”李慕辰没把他的威胁当一回事,“对了,这栋房子的租金,也该趁机会算清楚,你说说,我到底有几年没跟你收钱了?”

傅山河“嗷”一声,立刻变了脸,谄媚地说:“你大人有大量,是小的不识抬举,今晚的酒钱,不要客气,通通算我的。”

顾晓枫一听,一口干了酒,用手指扣扣桌面,趁火打劫说:“老板,这话可是你说的,我酒没了,再去帮我弄一杯来。”

傅山河朝她竖起大拇指,“晓枫,妳行,酒量真是练出来了,今晚老子跟妳拚个不醉不归。”

李慕辰没多说话,在酒来后,默默地帮顾晓枫挡酒。

到最后,傅山河连生意也不顾了,把事情丢给手底下的人,跟他们两人,胡天胡地喝个烂醉。

他们被其他人架着回各自的房里时,天边已经发出微光,黑幕垄罩的海,才刚要苏醒过来。

还没到中午,岛里的派出所,一名骑着电动车的警察,匆忙地赶到酒吧这里来。

岛上的人,彼此都熟悉,他跟前台打工的妹子点个头,就来到傅山河住的房间拍门,大吼道:“山河,出事了,快起来!”

李慕辰的房间就在隔壁,他比傅山河还先一步醒过来,因为宿醉的关系,他的脑壳一抽一抽地痛,可仍是打开房门,问:“陈哥,你这么急找他做什么?”

陈义看到李慕辰,双眼像发光似地亮了起来,“辰子,我不晓得你回岛上来了,你回来得正好,顺便请你帮我个忙。”

李慕辰问:“你说。”

都是多年的朋友,陈义不再客套,便把事情简单交代一遍,“今天凌晨,情人崖上,有个男人跳崖自杀,我问过人,他们说是住在这里的旅客。”

岛上的情人崖风景优美,名气又响亮,或许人在过不去的那一刻,都希望能在一个美丽的地方结束生命,所以像这样的自杀案件,每年都要发生几次。

也只有不知情的游客,会在晚上去那里看海、观星、耍浪漫。

岛上的人平常除了做生意,根本不会去,他们彼此心照不宣,那种有人自杀的地方,气场阴得很,更何况,自杀的人,还一个接着一个没断过。

迷信的人就说,那是水鬼在抓交替。

可为了发展观光产业,维持生计,岛民口风都很紧。

他们不会告诉游客,三美岛的情人崖一点也不罗曼蒂克,那里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爱情传说,只有听了会让人头皮发麻的鬼故事。

到这个时候,傅山河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房门,他睡眼惺忪地说:“一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情人崖发生命案。”李慕辰因为职业的关系,说得十分保守,他在没确定前,不会下定论说那就是自杀案,“听说是你旅馆的客人。”

“叫啥名字?我让人去查查住哪个房间。”傅山河头抵在门框上,只差没用力撞一撞,好减轻那闷痛的感觉。

“赵明翰。”陈义想了想,“昨晚有人见到他在你酒吧里,跟人有些不愉快,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

延伸阅读

依诗秋女装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sp11.shtml
“YISHIQIU”品牌自推向市场以来,它以其“时尚,休闲”的风格,做工精良的品质和

钏溢达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d342.shtml
深圳市钏溢达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合法的电子产品生产企业由开发到生产全套

EGGC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aho3.shtml
EGGC男鞋是即墨市曼客森鞋店旗下产品,旗下有makeseEGGC两个注册品牌,拥有

台湾马盖先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ul4u.shtml
北京和家商悦商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9月,注册资金500万元费用,致力于为国内的

希望美术教育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sea7.shtml
希望美术教育是专业从事少儿美术培训教学和研究的连锁教育机构总部位于首都北京,科学、专

格林雅居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umau.shtml
格林雅居集成墙板的高分子活性装配墙饰材料透气性能好,能有效的进行空气的扩散,被称为能

冠浦 GPL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x0ho.shtml
福建冠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香港键水鑫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金两

好梦通学习机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aosk.shtml
教育教育

仰天下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g2ti.shtml
暂无

亚摩斯汽车清凉坐垫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s1sr.shtml
亚摩斯汽车清凉坐垫夏季制冷,清柔凉风从内到外,落座不再烫,告别车桑拿,冬季加热,使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朱雀在线阅读第五节

    玄幻世界,已经存在了无数年间。这无数年间里,天下之中不乏出现了惊艳绝伦的超级天才。而几乎每一个天才,在出生的时候或者在突破某个境界的时候,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异相。比如真龙大帝。出生时,真龙显形,踏空而来,战意无双!比如瑶池圣地所培育出的寒冰女帝。出生时,冰雪覆盖百万里。比如青莲大帝。苦海之中诞出一朵

  •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开第七章在线阅读

    瞧着白雪真的一口吞下了食脑者的小脑子,李青梅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刻拉着她的手,开始检测有没有出现异常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李青梅用原力在白雪身上走了一个来回,发现除了体温略显升高了一点点,其他的没有出现问题。“味道有点酸,还算凑合。”白雪舔了舔嘴巴,居然有一丝还想吃的冲动。“...

  • 锦绣不良缘第5章在线阅读

    任襄庭不懂就问:“为什么缺我?”没能提供洞府,已经让师尊委屈了,这么小的房间怎么能住两个人?贺昭慕稍稍垂下头,额上发丝软软滑落,撩动他颤抖着的睫毛。不多时,已经耳尖微红,袖子下面,手指都绞在了一起。任襄庭何曾见过师尊这副样子。入红尘境后,师尊从雪山之巅落下凡间,总是不停地刷新他的认知。而他竟然,想看

  • 执滇乱天下之收清洁费了

    当然了,校长也不是很信许志雄的片面之词,毕竟在G市能出一个像全国重点中学那样的学霸状元,实在是太骇人听闻了!为了证明李君毅的实力,校长特意叫许志雄拿来同样难度级别的卷子,给李君毅当场试做!经过一上午的折腾,结果毫无疑问,李君毅做的卷子全部满分通过!“校长!我没说错吧!这小子真的是个天才,我们一中要出

  • [history3圈套同人]七月萤火第十章

    “刘云,送客。”顾卿之黑脸赶人。西疆本还等着瞧顾卿之笑话,孰料顾卿之竟然直接翻脸,这倒是叫西疆慢了半拍,被刘云这么个下人冲自己甩脸色。刘元横身挡在西疆跟前,仗着个子,眉眼下睨,神情不善:“郡主,请。”西疆立马脾气点暴,她好歹是个郡主,冲着顾卿之嗤笑道:“殿下好大的做派,这可不是你越国。一个废太子,何

  • 豪门老猫成精总想上床睡在线阅读第三章

    “哇...好大的酒味。”隐修毕竟一百来岁自然知道是什么。“酒?什么是酒?”童战懵懂的问道。我笑着将手巾扔回水盆里,从床上跳了下来“你们回来啦?”“找到草药了吗?”我笑着迎了过去。童战神气的从怀里拿了出来“那当然啦!我们可是找了好久的。”“哇...哇...你用酒给童心擦得身子?”隐修吃惊的从床边奔向自

  • 玄幻:刷怪升级在线阅读第6章

    时光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到了8月份末,这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面赵灵灵听了安欣的话,也仔细的考虑了一下,决定志愿上报读S市最有名的修文大学,和程泽和陆沉亦一间大学,在这两个月的时光里面,赵灵灵见到了陆沉亦的父亲,陆伟,一个看起来很慈祥的一个父亲。在这两个月里面,安欣和陆沉亦都熬不过赵灵灵的强求,同意她去

  • 蓬莱有个小师妹第九章

    对方似乎被他的厚脸皮给打击到了,过了好半会儿才回道。北:你要点脸。苏辞嘴角啜着笑容表示那是什么东西?按着语音键,他继续说道。阿瓷:妹妹,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吧,你争不过我的,我可是A大的校花,我们根本没有可比性。牛反正是越吹越大。北:吹吧你。阿瓷:我是真的喜欢北衍,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妹妹

  • 消失在太平间的女孩儿之大战人头魂灵(4)

    吸完了一根烟后,我走到了柳慧的病房,此时柳慧已经醒了,看见我过来,刚想说话,我摆了摆手,让她先不要说话。坐在了木凳上,看着虚弱的柳慧我问道:“昨晚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为什么要割脉自杀?”柳慧双眼显露出几丝迷茫之色,摇了摇头说自己并没有自杀,在昨晚她回到了一个亲戚家去住,不到十点她就睡觉了,醒来就发现自

  • 千金杀手归来之第七章(7)

    梦然并没有成功入选店小二的职业,好吧,高级酒店的服务员是讲究个人形象的,掌柜的看见他那张脸就摇了摇头,梦然根本没来得及展示他的才华。唉,梦然智能在心底骂娘,这个看脸的社会,呵呵达。不过后厨的大师傅可能看在豆腐西施的面子上说后厨需要一个跑腿的,马上快过年了肯定很忙,掌柜的一想也就答应了。工钱只有2吊钱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