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我把女娲从火星上挖出第6章在线阅读

作者:独孤轩辕策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春节以后,很快就到了正月十五上元佳节。

吃过晚饭以后,贺嘉桓打算带着小娃娃去广济寺点灯礼佛。

他来到幻葵的药房问正在研究不知名草药的幻葵要不要一道儿去,幻葵忙活着,细白的脸上几道黑痕,随意摆了摆手:“你们俩去,我跟着干什么?我才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贺嘉桓拿起扇子敲了敲幻葵的脑袋,挑着眉笑:“阿葵,二人世界可不是这么用的。”

幻葵摸了摸脑袋有点尴尬,放下手才发现一手药渍全部都抹在头发上了,一时又有点懊恼,于是瞪着贺嘉桓:“老娘管你!滚滚滚,别来烦老娘,老娘炼这药正烦着呢!你和小阿影出去溜达去,下人随便拉几个,老李也闲着慌,你可以拉他!放过老娘可以吗?!”

贺嘉桓笑着叹口气,这丫头太不识好人心了。

就在刚才吃晚饭的时候,小娃娃扒拉着他的衣领凑到他耳朵边上,用糯糯的声音悄悄说:“幻葵姐姐这几天好像整日里都待在小药房里头,除了吃饭都见不到她,师父,你说幻葵姐姐会不会憋坏呀?师父,我有点担心。”大眼睛还满含着忧虑地瞟着正郁结吞饭的幻葵。

其实贺嘉桓想说,幻葵历来都是这样,每次遇见什么新鲜有趣的药草配方,非得研究透彻了才肯罢休,而一研究起来,就几乎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但他见小娃娃忧虑,便不忍心,于是便打算拉着幻葵一道儿出门。

不过幻葵既然醉心药草,贺嘉桓也不打算勉强。

贺嘉桓的身后传来小孩子特有的清甜嗓音:“师父!”

他转过身,正好希影扑进他怀里,毛茸茸的小脑袋撞到他的腹部,然后她抬起头笑呵呵看他。贺嘉桓弯下腰一把抱起小娃娃,让小娃娃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脖颈。刚刚他让婢女带着吃完晚饭的小娃娃去洗脸,这会儿小娃娃脸上香喷喷的,是一股花香,大约是因为洗脸的水是用不久前摘下的白梅花瓣泡过的。

贺嘉桓闻着那花香,凑过去亲了一口小娃娃的脸蛋,娃娃咯咯笑,然后把小脑袋埋在他肩上:“师父,你刚才说要出门,我们要去哪儿?”

“宝宝跟师父一起去寺庙里头拜菩萨好不好?”

小娃娃点点头,顿了一下,转过头看向正皱着眉头观察一团药糊糊的幻葵,问道:“幻葵姐姐也去吗?”

幻葵一边不甘心地将另一个碗中还冒着热气的褐色汁液倒进药糊糊里头,一边随口答道:“阿影乖,跟你师父出去玩吧,你幻葵姐姐正忙着呢!”

希影有些失望地“噢”了一声。

然后“彭”的一声,那团古怪的混合物蓦地小范围爆炸,贺嘉桓下意识转过身用自己挡住小娃娃,不过那团混合物的爆炸强度和范围都很小,只波及到了幻葵一个人。而牵着希影过来的小婢女被爆炸的响声震傻,木愣愣看着变了个样子的幻葵。

贺嘉桓这时还背对着幻葵,皱眉看着怀中捂住耳朵的小娃娃,有些担忧:“宝宝,有被吓到吗?”

小娃娃摇摇头,睁着大眼睛看向幻葵,良久憋出一句:“幻葵……姐姐……你没事吧……”

贺嘉桓转过去,然后忍不住地噗嗤一声笑了……

只见幻葵手中捧着个破碗,脸上都是黑的,头发也变得乱蓬蓬,衣角被炸得有些破乱,此刻神情狰狞,抬脚踢翻脚边一张椅子,大吼:“老娘就不信研究不出来,你们几个!通通给老娘滚出药房,没老娘允许,不许任何人进来!再敢有人闯进来烦老娘,别怪老娘不客气!”

于是贺嘉桓、希影外加小婢女都被撵出了小药房……

最后贺嘉桓抱着希影,带了两个侍卫便去了皇都北边的广济寺。广济寺是皇家寺庙,当今圣上的爷爷、也就是上上任的皇帝陛下下旨修建的。广济寺坐落在云来山山顶,主持是极有名的一个僧人,法号英明,兴致来的时候会帮人批命,运气好遇上批命的几个人都说那命格批得极准。

广济寺内今夜灯火通明,钟鼓楼传来阵阵钟磬敲击的声音,绵长而悠远。八角琉璃殿内,众多僧人盘腿而坐,敲击着木鱼,嘴中念念有词,是庄重的佛经词句。站在香火缭绕于殿内,听着一阵一阵的念经声,人会发现自己的心不由自主地沉淀下来。

穿过八角琉璃殿,几人走上青石板的走道,两旁种着很多菩提和青檀,再远一些,几盏灯笼明灭着灯火。

正殿里头已经有人在参拜了,其中一个小孩正是太子殿下贺承晔。贺承晔由菀妃娘娘领着,恭恭敬敬对着正中释迦牟尼的金像礼拜,白玉似的小脸端庄着神色,十分有模有样。

贤仁皇后过世以后,太子殿下是由一直无所出的菀妃娘娘照看的,菀妃虔诚信佛,虽在后宫之中,但极少参与纷争,心思细腻,心底仁厚,对太子殿下照顾得细致,但并不算宠溺。

菀妃带着贺承晔参拜完,与难得出现在人前的英明主持说话,主持笑得慈祥,摸了摸贺承晔的头,道:“太子殿下将来必为圣主,有日月之辉,光耀大地。日后若有挫折,也必然能化险为夷。”

贺承晔还不太懂,不过菀妃娘娘已经拉着他道谢了。

两人转身,便见牵着希影的贺嘉桓。

贺承晔亲亲热热叫了一声:“靖渊王叔!希影妹妹!”

希影笑呵呵瞅着贺承晔,贺承晔走过来拉起希影的手,在她手里头塞了个东西,希影摊开手一看,是一小块碎银,随即疑惑看贺承晔。

贺承晔有模有样拍了拍希影的脑袋,笑道:“这是哥哥给妹妹迟到的压岁钱!”

贺嘉桓、菀妃以及保护太子的一众护卫都有些忍俊不禁。

随后菀妃温厚一笑,矮了矮身:“靖渊王爷。”

“菀妃娘娘。”

“臣妾不打搅王爷礼佛,与太子就先告退了。”说罢,菀妃牵着贺承晔在一溜儿黑衣护卫的保护下华丽丽退场。

希影看着众人走远,想了想,拉拉贺嘉桓的袖角,见贺嘉桓低头看她,说道:“师父,那位娘娘似乎不大愿意看见您,似乎,有躲你的意思。”

贺嘉桓笑了笑,摸了摸希影的发,并没有回答,其实他活到现在,因着那莫名的执着,辜负了很多女子的心,虽然他无意,但心底到底还是会有淡淡的愧疚。

小僧弥拿来莲花灯,贺嘉桓领着希影一道儿将莲花灯点亮,然后恭敬地将灯供于座上,随后他点燃香,分给希影三支,让希影学自己的模样对佛像参拜。

英明主持静静看着一大一小做完一切礼节,随即柔柔地看着希影,道:“孩子,你是我生平第二个看不透命格的人。”

希影奇怪地看向英明主持,而贺嘉桓则是愣住。

英明主持对贺嘉桓合十双手略一点头,然后便悠悠然地离开正殿:“明日便是我远游之日,红尘中事,终究是,烦,烦,烦……”主持的身影和声音一同渐行渐远,留下贺嘉桓的一脸若有所思,和希影的一脸迷蒙茫然。

“师父,第二个是什么意思?”

贺嘉桓蹲下与希影平视,笑得极为温柔:“因为,师父是第一个。”

而第二日,英明主持圆寂,广济寺所有僧人齐齐为主持送行,念经声持续三日,连绵不绝。圣上感英明主持在世时仁善,特下令增建广济寺殿宇。此乃后话。

回到这日上元佳节,两人参拜完,贺嘉桓决意带着希影去游花灯会。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皇城城内花灯无数,更不时有烟火如同星雨。满城的火树银花,灯轮,灯树……看的人目不暇接。

走到灯市,各种形状的精美花灯让人恍若置身白昼。人多处,大家正笑着猜灯谜,猜对则有小奖品。贺嘉桓牵着离念过去也凑个热闹。

希影是个极聪明的小孩子,贺嘉桓随意拿了花灯上贴着的一纸灯谜给希影,本是只打算逗逗她,让她看个新鲜。不想小娃娃拿着那写着灯谜的纸瞅了一会儿,然后蹦跶着去找发奖品的叔叔。

那发奖品的是官府的人,自然认得贺嘉桓,知道此刻行礼不妥,只恭敬对贺嘉桓笑了一笑。而贺嘉桓则好奇跟着小娃娃过去,想看看小娃娃是不是真的答出了灯谜。

发奖品的中年男子接过小娃娃手中的纸,只见上面写着:“上不在上,下不在下,不可在上,且宜在下”这灯谜说难不难,说简单,却也绝对不简单。他笑着问希影:“小娃娃,你真的答出来了?”

希影认真地说道:“可不就是只有一划的那个‘一’吗?”

中年男子一愣,大笑:“好个聪慧的娃娃!王……公子,这可是一个宝啊!”

靖渊王爷捡了一个小徒弟入王府的事情,如今大多数人都知道了,中年男子也不例外。靖渊王爷身边没有什么亲近的小孩,他自然猜到了这孩子就是王爷带进府的小徒弟。

希影软软一笑,指着其中一件奖品道:“我要那个。”

那是一只木雕的男式发簪,古朴的样式,花纹是梅花。中年男子将发簪拿给希影。希影眉眼弯弯,红润的小嘴笑得可以见到里头洁白的糯米一般的小牙,她小心拿着发簪走到贺嘉桓前面,抬头看贺嘉桓,大大的眼睛中只有他一人。

“师父,给。”

贺嘉桓墨黑的瞳仁中,刹那好似落了亿万星光,他嘴角不自觉地噙着一丝无法抑制的笑意,蹲下亲了亲希影的小脸,然后接过希影手中的木簪,极为顺溜地替下原先发中那只上好的透雕古玉簪。

见到这一幕的中年发奖男子不禁愣住,恍惚间觉得这天地间,这万千灯火中,只余了这一双人,永恒的,清雅的站在那儿,而所有的人潮喧嚣都已经消失不见。

延伸阅读

久玥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punr.shtml
久玥纹身贴总部经销批发的纹身贴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商行

联想A828T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p4jb.shtml
联想A828T手机套是移动电源、耳机、数据线、充电器、皮具制品、手机皮套、手机壳、手

天屏山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n3i8.shtml
天屏山墙纸是上海伦书实业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墙纸、壁纸、壁画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

汇正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n1uz.shtml
汇正家纺是苍南县龙港汇正床上用品厂旗下商品,总部服务于家居用品、床上用品行业,供应各

中科磁化高能量净水器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gpy9.shtml
中科磁化(北京)磁能科技有限公司拥有一支国内磁能应用导师、教授、学者团队,是集研发、

宝林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y3h1.shtml
宝林振动筛分设备生产的“宏达”振动筛拥有多项出众技术,属国内创新水平。具有重量轻、体

安和达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g5t5.shtml
安和达环保材料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和雄厚的技术力量,我们的产品主要是开发、生产ABS、

百利威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n62z.shtml
据媒体报道“Playwell百利威”是国内外的婴儿及学前玩具品牌之一,诞生于上世纪6

宏艺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n9lb.shtml
宏艺工艺品总部是一家从事高品质十字绣设计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本厂坐落于国内外闻名

金鳞男士养生会所加盟  http://www.creat-arthe.com/dx1.shtml
如今,很多男士都处于亚健康状态,只有通过合理的养生理疗,才能改变这一健康状况。金麟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亲爱的傲娇先森在线阅读第2章

    在听到这一声音的时候,秦明才缓缓控制住了雷光,这两个人是果城灵事局的灵攻队。在灵事局中的正式部队,分为后勤部,细分为灵攻部,前线支援、情报支持、后勤补给。而这两人中那个高大的人影叫黄路,是果城灵事局灵攻队的小队长,而另外一个女生叫李灵。秦明看着眼前两个人,他愣了愣,随即就破口大骂起来,“喂!你吓死我

  • 听说你想娶我?在线阅读第9节

    “你也是穿越到这个世界的人吧?”林辰一听,心里大惊,随即又是一丝丝的兴奋。“对方知道我是穿越过来的,那么我们肯定是一路人!”林辰心里激动的想。能在一个才刚来不久的世界认识以前世界的人,林辰怎么可能会不高兴呢。“没错!你也是穿越过来的人吧!?”林辰开口问道。对方一听,也很是高兴,随即点了点头。其实之前

  • 反派宠妻路[快穿]之力元丹(8)

    来到空地上的一块大石头旁边,龙索指着两米高的大石头对众人说道:“这块石头的材质是青岩石,这一块石头有数千斤重。”一个学生不太相信,上前用了推了一下石头,脸涨的通红,石头动都没动。引的其他人一阵发笑。龙索也笑了一下,道:“如果你是武士这石头还有可能会动一下。现在你们看着。”龙索一指点向石头,手指轻轻向

  • 附加题的恋爱在线阅读玫瑰花)

    鬼才知道竹北拿一个创可贴给岑野是想表达什么。好像不知道怎么说谢,又碰巧觉得他会需要,等竹北做完这一切回到座位上时,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太过唐突了。充其量,俩人只是才偶遇了几次的同班同学而已。听到岑野回来的脚步,竹北莫名有些心虚,忙低下头,认真看书。隔壁并未传出什么动静,竹北透过桌角余光望去,

  • 劫破苍穹在线阅读第3章

    年轻的女孩儿,微微躬着背,瘦弱的肩膀止不住地颤抖,她额前的头发有些湿了,或许是汗水打湿的,或许是泪水打湿的。发丝无力地贴在她的面颊上,面色微微泛着白,但她的唇却是殷红的。那是她因为强忍泪意而重重咬出来的颜色。白与红映衬着,陡然间便令人心疼不已。会是什么事,才能让女孩儿露出这样的表情呢?众人的心微微揪

  • (双世宠妃2)情深当不负求变

    山中的日子简单而又重复着,转眼一年就过去,十三岁的明轩已经将爷爷教的武技练得纯熟了,进入了武者后,没有了之前练习的过多束缚,身体进展却也没有之前那么明显的进步了,虽然明轩心中难免有点缺乏前进的动力,但是还是依然坚持努力练习着。“收工!”明轩一个收势,结束了一天的练习,现在除了晚上是读书写字的时间,其

  • 爱情账本在线阅读第9节

    “燕子要好好在车里待着,不要乱跑哦。”穿着SAG制服的女性拍了拍座位上的小姑娘,“妈妈过一会儿就回来。”我伸手想拦住那个人,却只看到那个人穿过我的手跑向了那个注定会被毁灭的城镇。等一等,求你不要去,我想要大喊,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感受到喉咙一阵阵疼痛。快说出来啊!说出来一切就都会改变了。看着城

  • [文野]超推理在线阅读第9节

    “于总既然关心,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问一下?”江慕鸿想到刚刚萧景的沉默,倒是难得的管了点闲事。于秋轻笑一下:“这孩子和我性格不对付,我们俩每次打电话都能吵起来,还是不联系的好。对了,小景签你那儿了是吗?”“嗯。”江慕鸿淡淡应道,于秋笑着说道:“南山那块地,我们正好想找人合作开发,不知道鸿运地产有没有这

  • 我会天下所有技能在线阅读第1节

    天津,就像一个天然的蒸笼一样,楚天乐--天津大学的一个普通的学生,而且学得还是最偏的考古学,不过在这里他遇到了一个他第一个青睐的女子--燕小薇,姿形秀丽,容光照人,别具一格的美妙的情怀,就算不经意的一笑也会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两人就在这朦胧中度过了两人的四年大学,楚天乐也找到了他的第一份工作,

  • 系统之宠妃人生第一章在线阅读

    【消息】你有毒吧(红字):我觉得吧,全席里的写手都是渣。当叶回刚发出这个消息后,频道里就炸了,他转头掩面,内心有千军万马奔腾而过,踏地他的心哗啦哗啦凉的,该来的总要来的,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玩真心话大冒险输的迟早要被搞shi的。前一秒叶回还在嘲笑着委晖将要连输三场,三场都骰了个一出来,后一秒他看着自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