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龙威虎啸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梁瑞镛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场秋雨一场寒,今年的秋天异常的寒冷。

转眼已经是进了十月了,南下一个月,一半时间都是在路上,等回到楼家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门口的人看见那抹孤长的身影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连门闩都顾不上放好,转身匆匆而去,禀报去了。

“三爷回来了,三爷回来了。”

本是安静的府中顿时什么声音都有,再不像之前只有鸟叫的声音。

静安堂中的林氏心情就没那么美妙了,一个是她这儿子心思太重,她说话不听,另一个是心虚的以为秦容玥的离去和她有关系,担心。

她这边站立不安的绕着屋子转悠,那边院子里面却是走进来一身蓝色直裰,衣袂翻飞的男子,儒文士的高雅身姿穿过院子里面的菜地,厚靴底踩在屋子的地毯上面,落了潮湿的泥土在上面,醒目刺眼。

他稍显风尘仆仆的俊朗面容上一双狐狸眼冷若寒星,不苟言笑的样子让严嬷嬷的笑容卡在脸上,遁着墙角去吩咐人备水。

修长的身姿立在屋子的中央,把落日的余晖挡在身后,绚烂的霞光在他的身上四散,柔化了脸上的冷意。

这便是楼宴,年仅二十四岁,便位居四品的大理寺少卿,掌百官罪案,徒刑审核。

听说他的上头,大理寺卿年迈,已经两次提交了告老还乡的辞呈,是圣上压着没批,不过最近好像有松动的意思。

楼宴要是接任,就是三品官中最年轻的。

他淡淡的扫了一圈屋子,没什么新的作物摆在正堂,眼中多了一分诧异,朝里屋叫道:“母亲。”

林氏早就听到声响,特意进去把劳作时穿的粗葛衣裳换下来,洗了脸,把脏鞋子藏在床底,这才踱步出来,应道:“就来就来,你自己倒茶喝。”

楼宴没有倒茶,也没有坐下,在林氏出来的时候上前一步扶住她的胳膊,收了几丝身上的肃气。

“母亲,我回来了。”

林氏见到他很是高兴,抓着他的手直说:“怎的瘦了,可是路上吃了什么苦,晚上让严嬷嬷准备你爱吃的鱼。”

又感觉他身上的衣裳都是潮湿的,带了一股子霉味,忙朝外叫道:“严嬷嬷,拿三爷的衣裳过来,这都有味儿了。”

“不用,”楼宴阻止了她,神色未动,扶她坐到主座上,自己依旧站着,像是急着去哪里似的。

“母亲,我回惊竹轩换,一会儿可能宫里就传召了,要官服。”

林氏的静安堂只有常服,还是上一年林氏舍不得扔的旧衣裳,好些都有了补丁。

“是圣上器重,你可要好好给朝廷办事儿,不要担心家里。”林氏笑呵呵的吩咐着。

“母亲放心,儿子省的。”

这样一问一答,楼宴是不会主动说些什么的,林氏也知道他是个锯嘴葫芦,早些年一直说他没有姑娘家的娇软,可是遗憾了好长时间。

但儿子毕竟是亲的,林氏也只能自己关心,又问:“这次出门顺利吗?怎的连夜走了,也没说一声。”

她一觉醒来儿子儿媳都没了,自己在静安堂是觉睡不好,饭吃不香,就连给菜施肥都没有心情。

想到那天晚上自己一个人的萧索,心里就觉得委屈,没有注意到楼宴脸上神色一刹那的变换。

“顺利,事情紧急,下次不会了,”楼宴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外面,空无一人,惊竹轩到静安堂的距离,走过来够了,转头对林氏道:“母亲,我回惊竹轩换衣裳了,不好耽搁。”

林氏迟疑道:“你叫谷川过去伺候你换衣裳吧!”

谷川是楼宴书房里面的小厮,他不喜丫鬟婆子近身,衣裳一类的整理都是谷川在管,自从他娶妻之后就一直留在外书房。

楼宴敏锐的感觉到什么,问:“秦氏呢?她在惊竹轩,谷川不好进去。”

林氏这才有了些许闪烁,低头道:“阿玥回她家去了,你走的第二天早上走的,那天……我在浇粪。”

她知道京城中不少人在背后议论她种地的行为,看不上她,因为这样一开始说亲的时候好多人不愿意嫁给楼宴,可她忍了一个月实在是放不下。

京城里面那些看戏听曲的她不爱,除了吃就是睡和养猪一样,一个月下来胖了好多,也是亲事定下来之后她才在院子里面种了菜。

私心里面觉得,秦容玥是不喜欢的,被气走了。

楼宴一怔,半天未语。

林氏小心翼翼的看着儿子,提议道:“要不,你换身衣裳把阿玥接回来,要是她不喜欢我种这些儿……以后就不种了。”

说着林氏的眼睛瞥向院子里面的白萝卜,青葱的叶子绿的发亮,下面的萝卜肯定也是白白胖胖,也不知道能不能把这萝卜养成,颇有遗憾的叹了口气。

楼宴心里却是一沉,直觉不好,怕她知道真相,打听道:“母亲,她可说为什么走?几时回来?”

林氏不敢隐瞒,回想着复述:“没有啊!我让严嬷嬷去问她的病,听说她知道你南下了,生了好大的气,第二天就……就看到我在浇粪。”

林氏特意把“生了好大的气”咬了重音,好像在特意强调,她是生你的气走的,和第二天的事情没有关系。

楼宴锁眉深思,也没有说话。

林氏劝他,“你个呆瓜,还不快些去换衣裳接媳妇啊!走了一个月,阿玥那么漂亮,要是忘了你,不愿回来可如何是好,你还坐着不动。”

“母亲。”楼宴蹙眉看她,不悦。

自己的儿子,林氏自然知道是哪个呆瓜惹了他,忙对他摆手道:“好好好,我不叫,你快些去,亲家官可比你大,家中自然比我们这儿舒服,你不要磨蹭了。”

楼宴脑仁疼的厉害,也不想再听林氏什么骂他的话,站起身行礼告退,“儿先去换衣,母亲早些歇息。”

等他走出院子,屋子里面才明亮起来,林氏跟到门口,没人的时候伸了个懒腰,打了瞌睡,回去补觉之前还是看了一眼地里的萝卜。

吹了一路的冷风,心里的郁气吹散,也差不多到了惊竹轩。

没有任何意外,谷川早已经有眼力见的抬了热汤等在门口。

楼宴吸了一口冷气,余光看到窗户上的剪纸,当初秦容玥就是坐在这扇窗户里面,红衣如火。

娶她是费了些心思的,一开始也没有奔着相亲相爱去,只想着一切结束后相敬如宾的过完这一辈子。

他心静如水的揭了盖头,看到她秦首峨眉,艳丽如花,唯一的遗憾就是嘴角带了刚偷吃完糕点的屑沫,又好笑又呆萌,让他乱了心跳。

当时她是有些紧张的,虽然眼中迷茫惊慌更多,也是,本来青梅竹马的未来夫婿一下子换了个人,不是害怕他就谢天谢地了。

但她规矩很好,对他有惊艳,也没有京城别的姑娘的垂涎,她捏着粉嫩的指尖朝他控诉道:“你家的床榻好硬啊!坐的我难受死了。”

新婚之夜诸多忌讳,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出口的“难受死了”带了死字,他注意到了。

但鬼使神差的他没有提,怕她不再开口说话了。

他眼睛扫过床榻上的桂圆花生,竟然有几个只剩下果壳,眼中带着笑意道:“但是我家的糕点和果子好吃,是不是?”

时隔这么长时间,他依然清楚的记得当时她的娇羞,但又假装霸道的让他承诺。

那一诺便是她临死前问他的那句:既成佳偶,白首齐眉,谨以此约,不死不悔。

一想起这些,心中又涩又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她那样决绝的离去,连骨灰都不愿意留下。

谷川见他神色不对,跑到跟前笑问:“三爷,进屋吧!”

楼宴拳头紧握,问他:“夫人走前,遇到什么事了。”

谷川心里知道楼家家底薄,夫人是贵女,性子也好,一直期待着夫人把府上整顿一番,遂道:“夫人问严嬷嬷三爷的去处,嬷嬷没说,府上也有不少人议论夫人闺誉,被樱桃听去了,夫人当晚就收了东西走了,什么也没说。”

“那些人议论,可知道?”

谷川眼睛一亮,道:“知道。”

楼宴很快道:“发卖了。”

谷川问:“那……严嬷嬷……”

楼宴沉吟了一会儿道:“先不要动她,等夫人料理吧!”

严嬷嬷此人做了许多事,秦容玥心里有气,留给她出些气才好。

谷川听了很高兴,这样也算是对得起夫人进门时给的十两银子了,转身就要出去办事。

楼宴提声道:“你这样走了,是想让我提浴汤吗?”

谷川“哎呀!”一声,挠着脑袋跑回来,开了门一手一桶把水提进去,出来笑道:“三爷,好了,您的衣物小的也不知道夫人是如何归置的。”

楼宴也清楚,遂道:“你去吧!明日早些准备马车,入宫复命。”

官员外出公干,除非是军机要事,其余的一概次日复命,是给官员休整的时间,以免状态不佳,殿前失仪。

之前急于回惊竹轩,骗了不知情的母亲,想着楼宴心里有了些许不一样。

走进屋子,扑面而来就是香甜的熏香味,大红的摆件还没有撤下来,满眼都是旋红,他似乎可以想象到在那张贵妃椅上,她赤足斜倚,云鬓罗裳,翻阅着话本子的慵懒模样。

楼宴闭目揉眉,动作疲累,驾闲就熟的抹黑走到里面的云水雾当中。

还是快点去接人吧!

延伸阅读

芭法娜珠宝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6wyt.shtml
南非凯瑟琳集团南非凯瑟琳集团成立于1984年,是集钻石开采、加工、销售,珠宝首饰设计

天天洗衣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6str.shtml
很多比较有长远眼光的年轻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洗衣加盟,天天洗衣加盟是最近火热招商项目

楚迪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xl76.shtml
楚迪小饰品总部位于“小商品海洋,购物者天堂”之称的中国小商品城——浙江义乌市。楚迪饰

宝莱福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ypuc.shtml
宝莱福童车总部是儿童座椅、儿童自行车、儿童三轮车、童车配件、等等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欢莎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gakn.shtml
丝绸之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较大的丝绸制造业企业之一。公司现有全资和控股的子公司1

宝乐迪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6pa6.shtml
宝乐迪量贩式KTV简介:宝乐迪量贩式KTV是青岛宝乐迪文化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宝乐

加美尚维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pn58.shtml
加美尚维养生品卖产品还是养顾客,这些问题的处理的好无疑为美业带来巨大进账,若稍有不慎

家乐福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uh5f.shtml
法国家乐福(Carrefour)成立于1959年,是大卖场业态的首创者,是欧洲排名靠

正大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nudn.shtml
潍坊正大生物药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为一体的

同福龙虾加盟  http://www.buckinghan.com/bb14.shtml
同福龙虾有招牌爆品龙虾,特色流量担当美味小食,粉丝众多,西安市同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面神刺在线阅读第九节

    慎重的搅碎刺杀者的心脏,牧乘风这才送了一口气,坐在血泊上面,大口大口呼吸着腥甜的空气。踹开刺客的尸体,原本牧乘风也不介意发一把死人财,但是看着这条光溜溜的尸体,牧乘风无言以对。大概唯一能让牧乘风重视的就是刺客背后的鼠头刺青,这是「生肖」的标志之一。“麻烦啊,怎么会被盯上呢?”摇摇头牧乘风想不明白,到

  • 花狸狐哨在线阅读哦?井哥哥?

    是时候会会她的这位阿姊了。移步到正厅,全家人都已经到了,只差步疏影和上官歆。主角还没到,这话匣子却已经打开了。“月圆,你是大哥,如今既寻回风儿,你可要好好安排她的衣食住行,好让风儿住得舒适。”上官珉那威严的话语里全是止不住的关爱之心。“父亲说得是,儿子已经将小四的一切都打点好了。”上官月圆依旧是那再

  • 武侠:开局获得斩天拔剑术组团消费(求鲜花收藏)

    与三人短暂的打了个招呼过后,王泽驾驶着车辆先行离去,此时坐在宝马车里的三位女生也炸了锅。“林枫?以前没听过这名字啊,沐雨姐,你认识吗,模样怎么样,要不介绍给我俩认识认识?”刚一离开,唐舒就拉住了苏沐雨的胳膊赶紧发出了一系列的疑问。苏沐雨也满脸疑惑:“我不知道啊,我也没听说过这个人。”此时,坐在后座的

  • 个性名为死气之炎[综]在线阅读第5章

    纪柔匆匆洗了个澡,换上了Lisa妹妹的衣服,一件白色打底,渐变海蓝色的连衣裙,十分小清新,她洗了澡之后随便抹了点乳液,连妆都没化,长发稍微吹干,发梢还带着水汽,竟然生生把面前浓妆艳抹的于洁比下去两分。连Lisa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这姑娘活脱脱一副明星脸,不去混演艺圈真是可惜了。于洁上下打量她两眼,

  • 神造第3章在线阅读

    上官菱婉眼睛红的像是兔子一样,扬起手臂就要打眼前的人,她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能够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她根本不认识这个男人!“我要下车!”说完就要解开安全带。尹寒川手指扭动钥匙,发动机就发动起来,轰的一声,迈巴赫行驶起来,上官菱婉有些着急,“你在干什么?”她把座位调起来了,看着汽车的速度瞬间飙到了100

  • 我在海贼神级选择第八章在线阅读

    温蒂妮讨厌布鲁斯,和托尼讨厌她和布鲁斯的理由类似:当一个人知道你太多黑历史的时候,你总是忍不住想要杀人灭口的。埃利奥特和韦恩家是世交,理所当然的,她和布鲁斯的关系也很好,可以说,布鲁斯几乎是看着她长大的那个人,她张嘴学会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或者妈妈,而是布鲁斯的名字。在温蒂妮的记忆里,她的父母很忙,每

  • 重生之锦一在线阅读第5章

    “状元爷在原籍可有妻子?”身下的奴婢怯生生地问他。“你希望做我妻子?”倪焕生反问。“奴婢将身子给了爷,也不......”“也不想打了水漂?”“奴婢.....”“放心,有我倪焕生在一天,就有你在一天。”说罢,倪焕生起来穿衣。妻子?他想起远在朔州的崔玉儿。村妇而已,如何做得他状元爷的妻子?“倪兄,倪兄。

  • 猩红乐园第五章在线阅读

    窗外的雪花片片落下,凌潇潇像中邪了一样,就那么呆呆的伫立在窗前,姜瀚等的不耐烦了,忍不住抬手去敲她的肩膀。“凌潇潇,你……”他说到一半,手忽然停在了空中。女孩子的眼中仿佛混合饱含了惊讶、欣喜、绝望、无奈等各种情绪,精致的小脸纠结到了极点,姜瀚被她脸上复杂且汹涌的情绪震撼到了,一时间竟然没敢打断她。他

  • 画风清奇的叽(剑三)在线阅读第七章

    “詹姆斯叔叔你怎么在这里?我明明之前见过住在这儿的人,是一个女人。”埃琳娜有些疑惑,怎么就变成熟人了?“可那也不是维斯帕阿姨啊,那个女人是金色头发的。”维斯帕是詹姆斯的妻子,一提到她,埃琳娜就想去天幕庄园里住着了,维斯帕阿姨做的饭菜真的是特别可口,还有她调制的鸡尾酒也很好喝。詹姆斯笑着揉了揉埃琳娜的

  • 末世空间男重生古代第3章在线阅读

    周恒发现自己的眼神好像变得比以前好使多了。但同时,他也因此更加绝望了。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老头头也不回地往南飞走,离自己越来越远。然而周恒自己离地面却越来越近。耳畔的风声此时仿佛消停了许多,时间的长度似乎被拉长了,周围的画面一帧帧地掠过。周恒想起了一句话——该死的再怎么不消停还是死。他很想骂脏话,可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