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重生女配是海王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贼尼敢跟贫道抢方丈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二日上午,淮安城东城利府,利家家主利诚坐于会客大厅内,而他下方左侧则坐着一华服装饰的女子,正是梅琳。梅琳自昨日与李掌柜商议之后,便按照定下的策略进行安排,探得利诚未曾外出正在利府之后便稍作准备,今日一早便来拜访。

此刻宾主双方各自落座各怀心思。还是利诚率先开口道“我利府与梅氏虽都在淮安经商,但是除了必要的商业往来,向来没有什么私下交往,梅小姐今日登门拜访,不知所谓何时?”利诚这话倒是说的毫不客气,一句话就把两家的关系先下定论,意思就是很明显的在告诉梅琳,我家跟你家没有交情,所以你不要指望我会放下你家这块肥肉。

梅琳听完也不以为意“家主说的对,你我两家都是这淮安大商,平时自然免不了商业上的往来,家父与晚辈也都早有两家交好亲近之意,只是一直以来事务繁忙,我梅家又不在南晋国,一直都没机会前来拜访,今日晚辈刚好来淮安处理一些家中事务,闻知家主正在家中,因此特意前来拜访。”

哼!拜访是假,前来求我放过你家码头才是真,什么叫一直没有时间前来拜访,都是放屁,说到底还是觉得你梅氏家大业大看不上我利家,今日有求于我才前来示好。

利诚心里这样想着,但也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太失风度,于是嘴中说道“利某对梅氏亦是早有结交之心,奈何一直无缘得见,不料今日却惹得梅小姐屈尊前来,实在失礼,他日定当登门请罪,

利某还有许多要事需要处理,对经商之人而言,时间就是金钱,有些事情不及时处理往往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梅小姐家中世代经商,想必能够理解,请恕利某不能相陪了,来人啊,陪梅小姐在府中走走!”

利诚说完便要走人,然而梅琳哪能被他这么几句话就给打发了,当即出言道“家主还请留步,晚辈今日来此乃是因利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时,特来好意告知!”

“哦,此话从何说起,我利家商业兴旺,正是蒸蒸日上之时,何来生气存亡之说,梅小姐此言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正要离去的利诚听到此话停下脚步问道。

“如何不是生死存亡,淮安城内洪家、陈家、蔡家与你利家四家大商,那三家都是在淮安世代经营,在此地根深蒂固,各方关系盘根错节,

唯独你利家发迹最晚,又是外迁而来,最是势弱,却也和那三家一样各占一座码头,那三家岂能服气,晚辈可是听闻利家一直以来都不受那三家欢迎,生意场上更是常常三家联手打压利家,若非有我梅家一起分担压力,使三家不能占据压倒性的优势,又岂有利家今日之富贵?

而今日,家主竟欲与三家联手抢夺我梅家码头,将我梅家排挤出淮安城,若此事成真,家主可有想过以后?”梅琳说到此处便停了下来,见利诚已是略有所思的样子,知道自己话已经打动了对方。

便又接着往下说道“若这淮安城中没有我梅家,可以料想那三家见利家势弱,又已经是独木难支,岂能放过这吞并利家的大好时机,到时利家又如何能够以一家之力对抗三家联手之势?这不就是生死存亡吗?晚辈言尽于此,还望家主三思。”梅琳说完便朝利诚沉腰致礼,而后向门外走去。

“梅小姐还请留步,小姐刚才所言利某又岂能不知,然而今日之事已非我等之力所能改变。”利诚出言喊住了已经走到门外的梅琳说道。

而梅琳听利诚所言,知道其中定是另有隐情,便出言问道“只要家主和我梅家联手对抗那三家,又何来无力改变之说,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利诚见梅琳向自己发问,却并未回答其话中之问,而是答非所问的反问道“梅小姐可知这洪家的真正来历?”

梅琳知他此问必有原因,因此略一思索便回道“听闻洪家前身乃是南晋都城望族,后因在朝中卷进储位之争而遭到打压,不得已之下才有重新回到故乡淮安。”

“看来梅小姐对洪家也不是一无所知,正是如此,洪家当年因为支持八王爷白弈争夺太子之位,后来白弈夺储失败被圈禁,洪家亦遭到清算,而前不久白弈已经被当今圣上放了出来,重列王爷之尊,白弈出来之后感念洪家因为自己而遭难,心怀愧疚欲支持洪家再起,是故才有今日之事。”利诚说完又是轻轻一叹。

“家主所言今晚辈茅塞顿开,如此说来,这件事的根源不在淮安,若想解决此事必须在这位王爷身上找机会,今日之事多谢家主告知,不知家主对这王爷白弈为人行事有多少了解,还望告知晚辈。”

“利某在洪家上门提出联手之事后,便对这白弈进行过一番调查了解,此人二十年前未被圈禁之时行事稍有狂悖,但在民间名声尚好,未曾有过害民之举,当时他正与当今太子,也就是当时的四王爷白业争夺太子之位,

正是行事谨慎之时,其在民间的名声很有可能是其故意营造的,未必是其真性情,而这次他被解禁时日尚短,其近日所行所为也难以得之,难以借其行为判断其人。而且一个人被圈禁二十年,很难不让人怀疑其性情是否已经大变。所以对于白弈其人,利某也是所知不多,要想得到更详细的情报,还需梅小姐自己去打探。”

“如此说来,晚辈必须去一趟南晋都城了,今日之事多谢家主,若这边有什么其他消息,还请家主及时告知,晚辈再次谢过家主,事不宜迟,晚辈稍做准备便出发前往都城,告辞!!”

“梅小姐放心,唇亡齿寒的道理利某还是懂的,只望梅小姐此行能够圆满顺利,今日利某就不亲自送梅小姐出门了,管家送下梅小姐!”利诚说完便安排家中管家相送,不多时,管家便回来报知“老爷,已经将梅小姐送走了。老爷真的打算跟梅家联手吗,万一此事败露,那三家怕是不肯轻易放过利家。”

“我又岂能不知,这梅家是虎,那三家则是恶狼,我利家夹在其中只能是左右逢源,不可轻信任何一方,如今他们是群狼斗恶虎,咱们利家只要作壁上观,等他们几家斗得两败俱伤实力大损之时,利家未尝没有坐收渔利的机会。”

“老爷英明,老奴佩服”管家一脸称赞道

此时的梅氏商行内,梅琳正在和李掌柜议事。“小姐,这利家之言可信吗?以老奴多年观察这利诚可不是个良善之人啊?”听梅琳将今日与利诚的会面过程讲完,李掌柜一脸疑虑。

“我又岂能不知这利家不可轻信,事实上此时任何一家都不能信,但是目前我们也没有更好的选择,这利家虽然鼠首两端,但只要我们能够摆平白弈,除了这后顾之忧,到时再把利家与我暗中联手之事透露给另外三家,利家便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和我联盟,到时大势已成,这淮安城内梅家可以无忧矣。”

“嗯,看来小姐心中已有定记,倒是老奴多虑了。”李掌柜单手抚须说道。

“我也未曾处理过如此大事,难免会有遗漏之处,还需掌柜的拾遗补缺,时刻在旁提点才是。”

淮安西城洪家,后园一处凉亭内。

“确认那梅家丫头去利家了?”

“是的,按老爷吩咐,在其他三家和梅氏商行周围都埋伏了眼线,那梅家小丫头今日上午去的利家,在里面足足待了半个时辰之久”

“哼!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这次有王爷的支持,我洪家必定拿下梅家码头,以后这淮安城只能是我洪家说的算!”

而此时的梅家商船上,昨晚遭受利菲虐待的临风一晚上没睡好,来来回回上了七八躺厕所,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方才入睡,直睡到中午饭时才被孙茂叫醒吃饭喝药。

喝完药刚想接着去睡的临风又被孙茂一把拉起来“睡睡睡!你小子都快变成一头猪了,今日随我出去活动活动,对伤口愈合也有好处。”孙茂昨晚回来比临风还晚,并不知道临风昨晚外出去了夜市,因此见他睡到午饭时还没起来,便去将他叫起,而见临风吃完又睡,于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出言教训道。

“孙爷爷,我实在是犯困,要不然明日吧,明日我随你一起出去。”昨晚遇到利菲的事太过丢脸,临风也不欲与人说起。只得对孙茂推迟道。

“什么明日再去,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以老夫多年的经验来看,你这小子明天估计又有理由拿出来推搪,不行,就今天,你小子不去也得去!”孙茂佯怒道。

临风见今日不与这老头一起出去是不行了,只好服软道“好吧好吧,既然孙爷爷有如此兴致,小子便舍命陪君子恭敬不如从命了!”

见临风答应,孙茂便瞬间换上笑脸道“呵呵!孺子可教也。也算你小子识相,不枉老夫这么长时间对你细心照料。我们这便走吧,今日便去落神大山走走!”

“不是吧,我说孙爷爷,孙大爷,你让我这个病号去爬山?而且这落神大山荒郊野地的,有什么好看的?”临风一脸的不情愿。

“风小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日落神大山要举办一场游山盛会,到时整个淮安城的青年才俊,各家闺秀都会前往,可谓是群英荟萃,佳丽云集啊,你不想去看看?美女多多哦!”

临风见孙茂一脸意淫,心中暗骂一句为老不尊,但嘴上还是应道“既然孙爷爷要去一饱眼福,小子听命就是了,咱们这就走吧。”

二人一路走去,又嫌走路太慢,于是孙茂当下雇了一辆马车,行了半个多时辰方才在落神大山脚下下车,临风下车看向眼前这座充满神话色彩的大山,只见巍峨雄壮,壁立千仞,拔起于大地之上,向东斜刺向天际,下方则是一片巨大深谷,其大小正好可以容下整个落神大山,就像原本平整的大地突然抬起整块,露出下面的深坑。

临风由远而近的看着这座不知已经历经多少年风雨的大山,目光收回,脚下是一条可容两三人并行的山路,两旁树阴笼罩,犹如华盖一般将整条山路遮蔽,一直向山上深处婉转绵延而去。

“怎么样,别有一番意境吧?”付完马车钱的孙茂来到临风身旁说道。

“确实别有一番意境,透着一股禅意,倒是能够让人安心静神,倒是个适合清修的好地方啊,若是哪日我了断了这世间尘缘,选择此处归隐倒是不错。”临风依然看着这华盖山路回到。

“真有这种好去处还能轮得到你小子,真是想多了!这落神大山闻名遐迩,又如此靠近淮安城这繁华之地,时常会有人来此游逛,又如何能够有长久的清静自在?”孙茂出言打击道。

“原来是这样,倒是小子思虑不周,确实有点多想了,小子也是一时有感而发,还望孙爷爷不要见怪。”

“走吧走吧,我们已经来的够晚的了,在啰嗦下去就要赶不上了。”孙茂没有理会,只是出言催促。于是两人立刻朝山上走去

又走了近一炷香的时间,前面突然传来人声,而且声音杂乱,显然不止一人。两人闻声知道离盛会之地已经不远了,当下加快脚步,特别是那孙茂,一把年纪的人了,此时确实健步如飞,与平时完全不似一人,倒让落在他身后的临风看的目瞪口呆,只在心里叹道: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这么**,真是人老心不老,老当益壮!

延伸阅读

风水阁吉祥饰品加盟  http://www.elherma.com/gfe.shtml
在饰品行业中,风水阁吉祥饰品是非常具有特色的一类饰品,具有很大的消费群体,投资开一家

迪尔妮洗衣加盟  http://www.elherma.com/ueqk.shtml
迪尔妮洗衣是意大利迪尔妮洗衣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意大利迪尔妮洗衣,一直秉

玉成\新鲜绿加盟  http://www.elherma.com/ymoz.shtml
广州市玉成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创立于1993年,现位于广州市荔湾区芳村海北文昌路35号

图鹏加盟  http://www.elherma.com/prce.shtml
现在,不论是办事还是走亲访友,一般总是少不了礼品相伴,选择个性礼品,深圳市图鹏(礼品

K-量贩KTV加盟  http://www.elherma.com/gy5t.shtml
深圳市劲歌佰份佰娱乐有限公司(又名:K-连锁量贩KTV),以华贵,时尚,挑战个性的风

赛普软件加盟  http://www.elherma.com/xfjg.shtml
广州赛普软件技术有限公司(SupremeEnterpriseManagement&C

骏鞍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elherma.com/n5aj.shtml
天台县骏鞍汽车用品有限公司经销批发的汽车装饰品加工销售、汽车坐垫、汽车遮阳产品、汽车

英格莱洗衣加盟  http://www.elherma.com/gp84.shtml
湖南长沙市兰其尔洗衣设备科技有限公司,前身是上海星航企业南方总部。系国内外洗涤行业协

起锐航加盟  http://www.elherma.com/dlno.shtml
起锐航导航仪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深圳市起锐航科技有限公司的诚信、实力和产品

戴尔服务器加盟  http://www.elherma.com/g1to.shtml
DellPowerEdgeR815机架式服务器以4插槽2U机架式服务器实现价值和性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乩之小青未央之亮瞎了

    第010章亮瞎了“叶天!”郑允儿低呼一声。在她的面前,站着的正是叶天,此时正眼神冰冷的望着对面。虽然叶天不是那种虎背熊腰,身材庞大的猛人,可是这一瞬间,郑允儿却产生了一种极度的安全感。仿佛只要有这个男人在身边,不会遭受任何危险的安全感!一股异样的情愫,逐渐在郑允儿的心底产生。这一刻,叶天彻底走进了她

  • 从半导体开始走向太空第十章在线阅读

    蒙蒙夜色遮皓月,一片阴霾一片天。乌云涌动,或遮璀璨星光,或掩圣洁月盘。乌鸦纵飞,叫声如将死之人最后的哀鸣。棵棵大树漆黑如墨,在朦胧的灰色环境中,略微有一些显眼。越往深处,便可看见一片朦胧白烟,白烟似雪,颇为飘渺。在朦胧的灰色环境中,亦是分外清明。这朦胧白雾与周围漆黑的环境相结合,显得颇为诡谲,神秘。

  • 天籁和音(主金色琴弦)谁会嫌钱多呢【2更求收藏】

    飞机被那些人控制了,原本要强迫紧急降落,现在飞机的危机解除了,但是由于阎青不是正规的机长,哪怕阎青开飞机的技术十分老练,但是航空公司得知原本的机长重伤之后,还是让阎青在附近的城市降落了。他们不敢拿普通人的性命开玩笑。几经辗转之下,还是回到了华夏。安然着陆之后,这些乘客一个个原本想对阎青表达他们的谢意

  • 若与青衫长相顾在线阅读第5节

    一张素白的纸张陈铺在老旧涂满红漆的桌子上,不一会儿,便被挥动的笔染上了黑色的笔墨。顾音和坐在床边,一边挥动着黑色的水笔,一边算着两个世界所相差的时间。“90倍。”她还有些茫然,自言自语道,忽地站了起来,椅子被推到在地上发出“砰”的声音,“天啊,他那里的时间比我这里快了90倍。”她拿起手机,点开QQ屏

  • 血染长生第10章在线阅读

    “呜,咳咳……有水吗?可累死我了……”这么冷的天,张妈看见李逢春进来还额头有汗,知道这是少奶奶的经纪人,赶紧倒了杯水给他。李逢春谢过张妈,咕嘟咕嘟,仰头一口气喝下了多半杯。林溪抬起头,“你这是?”李逢春一屁·股坐到林溪对面,长呼了一口气,“……正赶上上班的点,堵车严重,我就在天桥那下了车,一路走来的

  • 迟望在线阅读第十节

    程昱清清了下嗓口,扯着自己的两角衣领,调整了下位置,挺胸抬头,坐姿坐正。简希不由地轻皱了下眉头,心中的担忧越来越重。就见程昱清整理好一切,对着她扬起一个八颗牙的标准笑容:“与简影帝搭档的正是在下,这样看来你不能跟那位新认识的寇前辈在同一片场好好交流了,你只能待在我身边,跟我进行长久深入的交流。”简希

  • 玄学大师想分手[穿书]第一个世界

    先不去管那真心无法传递到首领眼前的长老们,今天的纲吉,确实有点不安定。前几日已经有点预兆,而今天从早上起床开始,就好像心里荡着一根绳子一般,没有踩到实地的慌乱。在reborn的压迫下,纲吉批复文件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心一意,没有像今天这般忍不住出神的。要是普通人的话,似乎只会觉得是自己多想,但纲吉想到自

  • 他是大乾之主在线阅读第八节

    8到了开学那天,他也大包小包的带着东西上了车,这里面占了大头的就是被褥,现在被晒得香喷喷的,他在学校宿舍里虽然很少住,但是常用的东西都是有的,其它的就是带给同宿舍的其他三个的特产,他们宿舍的感情很好,有很多共同话题,他们宿舍的颜值也是比较出名的,都是颜值在线、风格各异的人,而且,他们都是学霸。他们四

  • 不知云寒处之反追踪(2)

    从没输过的他,第一次输竟然还是败给一个女人!容帝烨放出一句狠话后,便消失了。可能是司卿的话惹得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吧。司卿撇了撇嘴,心里否觉着容帝烨的话,等着?等什么,等你来打我?司卿“嘁”了一声,在电脑里快速找着她想要的资源,挨个搜索后,最后定位在一个私密文件夹。司卿激动的有些手抖,她的资源她来…

  • [综漫]天才攻略计划慕少艾

    剑子将早备好的草药交给论筝鸣,托她熬制成药,论筝鸣翻了翻,都是些补气血的草药,有些不常见的剑子竟也寻到了,定花了不少功夫。不过,用到这些东西的是谁,就不一定了。琉璃仙境里屋搁置着金色的圣踪,剑子虽心有疑惑,但毕竟是他好友,还是得救,只见剑子运动真元,聚毕生修为于双掌,打在圣踪金像上,圣踪自内亦发真气

DVyY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