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山海异人传问少年(四)

作者:弹杯一笑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少年脸上浮现出了几点歉意,声音也渐渐地低了下去:“我只是想来看看夫人的伤怎么样了。”

“我没事,不劳公子费心,公子还是先行回去吧。”景映桐朝那少年微微一笑,便提起裙子绕回了马车前,在雁书的搀扶下上了车。

刚要将车帘合上,却见那少年还愣愣地在飘飘洒洒的雨丝间站着,原本飘逸的白色衣角都被雨水打湿了。

景映桐突然拿过雁书手中刚合上的青花油伞递给那少年:“回去吧。”

少年未及细想便伸手接过了那伞,刚接过就见马车帘子在他面前静静合上,然后马车就骨骨碌碌地朝前驶去。

纷纷扬扬的雨丝渐次沾染在少年的脸上,他久久地在原地站着,甚至都忘了要撑开手里的那把青花油伞。

景映桐回到府中一看,自己胳膊被误伤的那处果然有些红肿,不过好在没有破损,她吩咐丫鬟帮她敷了些药,便躺回床上休息了。

“祈哥儿那边的情况怎么样?”景映桐换上的一身舒适的家常青缎掐花长袍,躺在床上转过头看向雁书道,“派人去瞧过了吗?”

“王妃放心,奴婢已经叫人去看过了,说来也奇怪,自从王妃去庙里给小主子上过香之后,听说小主子那边的情况就好了很多,看来真是王妃的诚心感动了上苍呢。对了,王妃,奴婢看您这么关心小主子,你要不要去那边瞧瞧呢?”

“不了,”景映桐摆摆手,“我就不去了。”

雁书似乎也突然想起了什么,没再说话便收拾东西默默退了出去。

景映桐在雁书走了之后起身走到了黄铜镜前,只见镜中的女子生了一张素净的瓜子脸,细细的柳叶眉下一双眼睛仿若含着秋水般荡着柔波。她愣愣地抚上自己的脸,原书中只反复强调原身相貌美艳,身段妖娆,让太子都不由得为之着迷,可没想到在不施脂粉的时候,她也能美得这般不染尘俗。

其实若不是原身那么作死,凭借着她的家世和相貌,应该也能有一个好归宿的。在刚刚成婚之时,慕琮也是对她以礼相待的,就算他们真的没有感情,若她想离去慕琮也不会蓄意为难。可最后她却落了那样一个结局,实在是令人唏嘘,其实今日她出的这一趟门,多少也有试探太子妃的意思。

太子妃安芷蓉一直心狠手辣,她如今独自出门,就是想看看太子妃到底会不会对她出手。

但她知道即使太子妃出手,她也会安然无恙的,慕琮虽平时低调无闻,但却实打实不是个简单角色。虽然在众人眼中,他除了一副好相貌一无所有,但其实他现在已经权势滔天,只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罢了。

所以就算太子妃对她出手,慕琮也不会坐任不管,虽然她和慕琮之间一直关系不好,但如今他们刚刚达成协议,慕琮其实也打心底在试探自己。即使他再厌恶自己,在没摸清楚她底细之前,他也不会叫她出事的。

虽然后来登基以后心狠手辣,但慕琮行事倒一直也是君子作风。慕琮继位后手段铁血刑法残暴,但关于他的卓越政绩却没有任何人敢否认。

景映桐一直清楚,慕琮从来无路可走,他生来就住在一片看不见尽头的黑暗里,若他不去争那个位置,等待着他的就是万丈深渊,他从来就没得选,即使头破血流粉身碎骨,也容不得回头。

可今日太子妃却没有对她出手,看来安芷蓉倒还真是沉得住气。

安芷蓉此女,不仅出身极高而且足智多谋,从小就是金玉堆里出生的天之骄女。太子之所以不喜欢她,也是因为安芷蓉性格惯来有些强势,和其他女子相比少了些软语风情,所以安芷蓉虽为皇后给太子选定的太子妃,但太子还是有很多事瞒着她。而安芷蓉管太子越多,太子就越多的事不想她知道,包括和景映桐的事情也是一样,明明知道和曾经的楚王妃乱搞,传出去会败坏他的盛名,他依旧还是这样做了。

其实太子很多地方跟慕琮相比,都显得有些小孩子心性,大概是自小养尊处优,不需慕琮这样处处看别人的眼色,心里也没那么多防备。

但太子确实是渣男实锤,就算和景映桐一场露水情缘也终究没有付出真心,他所贪图的,只有她那副美艳的皮囊和男人虚荣的骄傲罢了。而慕琮登基后,太子和景映桐的事情也不知被谁传了出去,虽慕琮早早地就休掉了景映桐,但这件事还是成为了一件皇家丑闻在民间广为传颂。虽然那时候永安侯府已经败落,但素为朝中清流的景映桐外祖家也终不能幸免,她的名字也永永远远地被钉在了耻辱柱上,成为民间不守妇道的荡.妇代名词。

景映桐穿书前生在一个父母离异的富贵家庭,从小父母都各自在外寻欢作乐,能顾及到她的地方更是少之又少。她独自生活在冷冰冰的大房子里,渐渐也养成了独立中带些孤僻的性格,好不容易等她长大了,结果还没来得及谈一回甜甜的恋爱又两腿登天了。

景映桐看着镜中的自己突然有些神色恍惚,她甚至能想到,看到她的尸体,她在现代的父母又要互相埋怨了。

只是他们虽对她无情,可她以后也再见不到他们了。

有两颗泪珠突然落在梳妆镜前的银柄镶红宝石梳子上,景映桐快速地擦干眼睛,仰起头让泪水不流出来。虽然她又活了过来,可来了之后这么一大摊子事又哪里容得上她伤春悲秋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快些寻到去处,早日离开,开启她自由自在的潇洒生活才是。

她出生在北方,从小就向往江南一带的温润如春,这个时代江南一带肯定更为舒适,不如她就早些将那些嫁妆折现,然后为自己置办些产业搬过去。反正慕琮过几年也要登基了,只要她安分守己不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想必慕琮也不会再与她多作计较,到时候天高皇帝远,前尘往事就让它尽数忘尽,不管前世亦或是今生,便都就此揭过吧。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举起胳膊看了看自己雪白的手腕,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浮现过祈哥儿紧紧扣着她的手腕不肯松开的场景。

不过当时他的意识不清醒,若是清醒过来,估计也不会这般依恋她了。

想到这儿她心里有点怅然若失,她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其实若那个孩子真是她的...她就不用孤身一人了吧...

“王妃。”

雁书突然又拐了进来,低声唤她道。

“怎么了?”景映桐放下手腕,偏头看向雁书。

“府里的姨娘听说王妃受了伤,都在门前吵着要看您呢。”雁书神色有些不满地说道,“平常也没见着关心您,依奴婢看,这时候就是来瞧您笑话的。”

“等等。你说府里的姨娘们来了,”景映桐突然从床上坐起了身子,“我受伤的事情,是怎么传出去的?”

“奴婢可没乱说。”雁书慌忙否认道,“那车夫也是老实人,想必不会乱说的。对了,她们来的时候说是王爷叫她们来瞧王妃的,是不是王爷...”

“好了,我知晓了。”

景映桐垂首,心里顿时明白了,看来今日发生的事情慕琮都知道了,此时他让那些妾室姨娘过来,不知又是不是在变相地提醒她。

“只是我今日实在是乏了,你让她们先回去吧。”景映桐复又重新躺下身子,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我累了,要休息了。”

雁书像是见惯不惊的模样,直接关了门退了出去。

景映桐突然想起了她今日在路上遇见的那桩子事,虽然那大汉未透露他主家的姓名,但景映桐还是隐约猜到了这位上面的大人物是谁。

确实有不少贵族私下里喜好男风,甚至很多孀居的贵妇人在府中豢养男宠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但若论大盛朝最有名的一个好男风者,还应该是信王慕南。信王虽然表面上有王妃,但据景映桐所知,他对女人可是避退三舍敬而远之的,所以信王妃和信王成婚这么多年也没个一子半女。

信王妃心里虽然委屈,但终究不敢将丈夫的这种私事到处声张,而且她嫁的还是个王爷,即使不满也不敢有任何不守妇道之举。虽然他们俩已经成婚快十年了,但信王妃还是处子之身。

而且信王对男宠娈童的要求还特别高,象姑馆里的那些以他的身份向来不碰,他最喜欢自民间网罗一些出身干净的小男孩。而且不知是什么原因,信王玩弄少年男子的手段极其残忍,很少有能在他手下一直安然无恙的。今日那两个少年估计也是听说了这个,所以不惜撞上景映桐的马车求救,也不愿去到富贵荣华的信王府去。

景映桐也知道自己虽管的了一时,可终究还是会有新的少年落到信王手里去,可看着今年那两个少年凄苦的样子她还是于心不忍。想到这儿她突然又想起了今日那个奇怪的白衣少年,看他的气度出手,不像是会被卖到信王府当男宠之人,也不知为何,会和那两个少年搅在一起。

不过总归是萍水相逢,骤然是那少年再奇怪,她也见不到他了。景映桐轻轻叹了口气,心里到底还挂心着一些事,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醒来已经日上竿头了,雁书听见她起来的动静忙过来伺候她起身,一边替她收拾床铺一边笑着道:“王妃可算醒了,王爷都下朝回来了,听说王妃还没吃饭,就在棠梨阁里吩咐人准备了饭菜等着王妃呢。”

“王爷来了?”

景映桐有些诧异,用手支撑着身子起了床,不小心拉扯到胳膊间的伤口,痛得她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都肿成这样了?”连雁书都不由得吃惊起来。

昨儿个夜里看还不明显,今日白日一看才发现那处已经高高地肿了起来,在玉白的藕臂上横亘着,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无妨。”景映桐将袖子轻轻地撸下去,掩住玉臂上的伤口,“既是王爷来了,为什么不叫醒我?”

“是王爷不让奴婢叫的,”雁书脸上带着几分喜滋滋,“王爷说王妃累坏了,特意嘱咐要让王妃多休息一会的。奴婢瞧着王爷近来很是关心王妃,王妃也要好好揪准这个机会,和王爷重归于好才是。”

都已经离婚了还重归什么好,景映桐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已经动身起来坐在了梳妆镜前:“帮我收拾一下,我们前去见王爷吧。”

雁书忙连声答应下来,景映桐怕慕琮等的不耐烦,只让她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起身去了棠梨阁。到了棠梨阁,景映桐刚想迈步走进去,突然在门口驻住了脚步。

慕琮还穿着上朝穿的官服,长身玉立正在玉案前执笔写着什么,男子的乌发被一只银纹玉簪紧紧束着,这更衬得他脸部弧线干净流利。背后是素纹花的镂空木窗,有柔柔的阳光自窗外折进来,将男子鬼斧神工般的五官渡得更为完美。

景映桐站在门前,突然不忍再打扰这副过于美好的画面。

可慕琮还是察觉到了她的到来,他突然抬起头,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意,他轻轻放下笔,看向景映桐轻声道。

“王妃,过来。”

延伸阅读

男神总是词穷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iypga.cn/da7b.shtml
整个客栈都是不绝于耳的兵器碰撞之声,但由于人数已经减少了许多,所以声音本该远没有之前

星河紫眸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iypga.cn/gn4q.shtml
走下荒山,林特出现在普利镇的街道上,他平常的衣着,并没有引起什么人注意。摸摸肚子,这

逃宫弃嫡(上部) 成长  http://www.iypga.cn/a5c7.shtml
第二章成长白驹过隙,悠悠8年过去了。戴文暄已成长为12岁的小小少女。这些年,日子过得

腐烂都市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iypga.cn/nakx.shtml
看着强撑笑容的小樱,莫峰很心疼。他知道,刚刚那条短信是谁发过来的,现在她的心里。一定

海盗王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iypga.cn/xol4.shtml
再回到饭桌,居然还能自然而然的相处,庄敏宜甚至还给嘉语夹了一筷子菜。宋卓希和庄敏宜说

婢女升职记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iypga.cn/ytg2.shtml
苏红豆:“???”她懵懵地接过这封情书。其实,接过的时候她没想什么,第一反应就是不服

恶魔夫夫的驱魔日常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iypga.cn/ahhp.shtml
“啪啪啪——”没想到有一些黑尾叶蝉突然挥舞双翅,袭击了已经飞到它们身边的莲生孩子,那

邪躯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iypga.cn/6swo.shtml
男人淡漠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唐棠一袭蕾丝连衣裙,领口挂着副墨镜,身材玲珑有致,脸蛋美艳

张云雷只想看着你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iypga.cn/x445.shtml
继续杀了两个怪之后,接二连三的系统提示让肖岚不得不赶紧停手。“恭喜您,月影双刃技能经

刀剑:梦想试炼之灭门(1)  http://www.iypga.cn/b9kr.shtml
“驾驾驾”;一辆马车急速的行驶之中;后面追随着一群身披夜行衣,手持凶器双眼透露着对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不死大魔头在线阅读第10章

    时间不早了,烤全羊还是比较费时间的,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小白!、悟空!”龙飞冲外面喊了一声。“嗷!”小白点电射过来,一下子扑到龙飞怀里,悟空则是一个空翻落到龙飞肩膀上。“你们两个小家伙整天就知道偷吃,一会小白带悟空去山里抓两只羊回来,悟空不要贪玩,快去快回。”龙飞用兽语跟他们沟通道。”小白向龙飞点

  • 维和战队之初 见 流 民 三 位 才 子(4)

    刘风和赵云赵雨相处的几天,知道赵云刚从师傅童渊处出师回家没几天,赵云今年十五岁,赵雨今年十二岁,(年龄问题只能我自己安排了,毕竟很多人都无法查询,前面几几年生的都是打上个?。)而且从这几天的接触中得志赵雨竟然是元阴之体,到让刘风这色狼色心大发,直想马上把赵雨这小**按在床上XXOO。但是....哎.

  • 综系统 美男到我怀里来之第四章

    在玄关换了鞋,江妍走到客厅中央停下。已经十点半了,是应该洗澡睡觉的时间。她今晚睡哪儿呢?她的东西还在客房里。“江妍。”江妍回身,“嗯?”徐彦松走到她跟前,两人之间只有一步之遥。他实在太高了,只有一米六三的江妍微仰着头看他。他嘴唇微抿,垂着眸,看起来有点儿严肃。也许是因为身份的原因,江妍不能平静地面对

  • 玄幻:我能一键强化第2章在线阅读

    黑色的隧道迷茫着恐怖的气息,周围拥有一个个大小不一的虫洞,而时不时的就有一条条闪电劈落——这就是时空隧道。林俞在刚进时空隧道时就因为隧道的冲击而晕过去,黑漆漆的一片这条龙无奈只能暂时发着白色的光芒,而为了不让林俞误入虫洞,龙化为了人形,全身被光芒包裹着看不出长相,搂着林俞顺利穿过时空隧道!次时空……

  • 亦如繁夜幻如昼在线阅读第3章

    世间的事情总是这样,无论精力多么旺盛的年轻人,沾到书本就会昏昏欲睡,离开书本却又生龙活虎。现在,这三个人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真是该死,我失眠了。如果刚才看书的时候,司教不打断我就好了,那样我一定会睡着了。”方沐阳一下子坐起来,抱怨着说。“这个破地方,又潮湿,又狭小,还有你看!你看!那个大肚子的油灯,

  • 篮球指环王在线阅读第四章

    你是我灿烂的晴天第四章“干什么呢,胆子怎么都这么大呢?”那女生中分卷发,皮肤白皙,身材匀称,但性格却十分汉子。她走进来挡在叶裴语前面。“哪个宿舍的,我们自己人打架跟你有什么关系!”白晓燕打得正水深火热,不管是谁都拿着刚才捡起来的遥控器去打。那女生一把握住遥控器,手腕子那么一转,白晓燕的胳膊就被她撅到

  • 无限源力初见岂知隔千秋

    一夜好眠,早上起来便见这日头高照,是个晴空万里的好日子。一向贪睡的疏麻今儿起得也早,拖着冉若华去楼下用了些早膳,回房里取了自备的画具,打着饱嗝往一楼昨日小厮们收拾好的会场走去。丹青会分上下两场,上午是初试,所有画手要临摹一幅古迹,可分别从给出的人物图、山水图和花鸟图中选一而作。午时之前,会方将在空桑

  • 偷个总裁绑在家在线阅读第9章

    鸿钧是从一片冰天雪地中醒来的。当时,他脑中一片空白,除了脖子上挂着一片圆形白玉,上面刻着“鸿钧”二字,任何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都没有。他不知道自己的种族来历,不知道父母是谁,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在冰雪中走啊走,偶尔会遇见一些冰原上特有的种族,一路摸爬滚打,他逐渐学会了一些术法,走上修行之

  • 异天仙路之我喜欢阿阮(8)

    早上吃的是面疙瘩,属于魏悯的那个碗里窝着一只水煮的荷包蛋。桌子上的菜也就只有一碗自家腌制的咸菜,正摆在魏悯面前,阿阮坐在她的右手边,几乎没有吃菜的意思。魏悯拿起筷子要吃饭前,余光不动声色的从阿阮的身上扫过,最终停在他的手腕处。阿阮卷起来的袖口吃饭时忘了放下来,露出一截白皙如藕消瘦如柴的小臂,脆弱的如

  • 最强位面修理工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估摸着老张三人已经走远,才翻身爬起,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耐心的将脸上的三只蚂蚁全部揪下来,看了看丢进了嘴里……。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击杀人类虽然可以饱餐一顿,但风险实在太高,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就连人族最脆弱的医师,我都击杀不了。当然有一种情况下也许可以,那就是他们受伤严重时突然偷袭,不过这种可能性

DVyY3